• 世行新行長馬爾帕斯 多邊主義的懷疑者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9-04-16 03:14:44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執行董事道格拉斯·雷迪克評價道:“實際上還有更合適的人選,”他補充道,“只能說明特朗普政府希望讓他在世界銀行行長的位置上做些更有利于美國的決策。”

    時代周報記者 謝洋

    4月9日,戴維?馬爾帕斯(David Robert Malpass)開始正式擔任世界銀行行長一職。

    縱觀馬爾帕斯的人生軌跡,早年風起華爾街,而后加入共和黨陣營,到如今成為特朗普的愛將,其金融專業背景與身上的政治符號明顯讓他有別于前任行長金鏞。

    這位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即將肩扛重擔—世界銀行這個龐然大物在歷經75年滄桑后已是疲態盡顯,不僅國際影響力日漸式微,近年來在援助新興市場國家的態度上也是飽受爭議。

    此次馬爾帕斯入主世界銀行,特朗普的力挺起了關鍵的作用。目前美國擁有世界銀行約16%的投票權,在行長一職的選擇上,美國政府仍占據主導地位。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執行董事道格拉斯?雷迪克評價道:“實際上還有更合適的人選。”他補充道:“只能說明特朗普政府希望讓他(馬爾帕斯)在世界銀行行長的位置上做些更有利于美國的決策。”

    曾是世界銀行的批評者

    “他(馬爾帕斯)長期以來都是我的支持者,”特朗普說,“他是個非常了不起的人。”

    與早年漂泊華爾街的經歷相比,馬爾帕斯在政治上的身份認同則顯得清晰明朗。在里根和老布什時代,馬爾帕斯就曾在財政部分別擔任負責發展中國家事務的副助理部長和負責拉美經濟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主要負責經濟、預算和外交政策上的工作,包括拉美債務危機以及1986年美國的減稅政策等。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馬爾帕斯是特朗普的經濟智囊之一。

    但馬爾帕斯對金融市場的預測卻一言難盡。

    2007年8月份,時任貝爾斯登(Bear Stearns)首席經濟學家的馬爾帕斯在《華爾街日報》上撰文稱“未來幾個月,甚至幾年,經濟將保持強勁增長”。7個月后,曾貴為華爾街第五投行的貝爾斯登倒在了那場不堪回首的金融海嘯中,馬爾帕斯無奈搬離了辦公室。這一預測,后來被經濟學家布魯斯?巴特利特當作經濟預測中黨派偏見的具體例子寫進了研究報告。

    馬爾帕斯的一些批評性言論,也與世界銀行的宗旨格格不入。

    馬爾帕斯的前任是由奧巴馬提名的金鏞。金鏞在2017年成功連任后,距離任期還有三年時便辭職而去,加入一家基建投資公司。金鏞曾表示,這一選擇能夠讓他“在氣候變化和新興市場基建赤字等全球主要事務上發揮最大作用”。氣候變化與新興市場這兩大關鍵詞,正是世界銀行多年來一直致力的目標。

    但馬爾帕斯卻不乏對世界銀行的貸款做法及商業模式的批評,并對國際合作與多邊主義表示懷疑—也因相關觀點和與特朗普的密切關系,被戲稱為后者的“傳聲筒”。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早在2017年,馬爾帕斯就在美國國會表示,全球主義和多邊主義已“走得太遠”。而世行在遴選聲明中明確表示,新行長候選人應該“堅定致力于并贊賞多邊合作”。馬爾帕斯也曾毫不客氣地批評世界銀行規模太大,效率太低,應該將其資源“分配給私人資本使用最少的國家”。

    鑒于種種言論,國際市場對馬爾帕斯的爭議與懷疑不斷。不過,馬爾帕斯還透露了和解的信號。馬爾帕斯說,批評者們忽視了他在發展問題上的經驗,并堅稱自己相信世界銀行設立的初心:“世界銀行是項目中領先的環境創建者。……我希望領導層繼續發揮作用,世行也將履行其在環境方面的義務。”

    世界銀行改革舉步維艱

    市場期待馬爾帕斯為世界銀行帶來改變的愿景,也折射出這個75年前興起于二戰廢墟中的國際機構的老態龍鐘。

    回溯歷史,自“馬歇爾計劃”成功以后,世界銀行的重點工作目標已轉向了發展中國家,并致力于向無法從資本市場獲得資金的貧窮國家提供低成本貸款,為基建投資籌措資金。

    但在過去的2018年中,世界銀行一共向發展中國家政府和私營部門承諾提供669億美元資金,完成支付457億美元。但據外媒統計,當前新興市場基礎設施建設的資金缺口巨大,每年需要1萬億―1.5萬億美元。顯然,世界銀行提供的資金并沒有解燃眉之急。

    此前,馬爾帕斯已經對世界銀行發展路徑的轉向提出過看法:世界銀行應該把重點放在幫助各國管理資金使用,而不是自己提供資金。在這一邏輯下,未來世界銀行扮演的角色或許更具有市場化的色彩。

    另一方面,世界銀行的公信力危機與官僚主義并沒有得到妥善解決。在金鏞任期內,也曾試圖進行改革,但削減員工福利引發抵制、被批政策缺乏透明度、員工利益訴求渠道不暢等狀況頻發,金鏞在獲得連任提名后,還收獲了員工們的聯合抵制聲明以及所謂的“領導力危機”。

    現任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也曾質疑世界銀行存在的合理性:“我們真的需要世界銀行嗎?……消除貧困的真正關鍵不是以低于市場的利率向非洲和其他地區的國家政府提供廉價貸款,而是讓市場(而不是世界銀行的官員)掌握主動權。……數千名拿著免稅工資的世界銀行官員非常清楚,私人市場資本主義正在取代他們的使命。因此,他們想把世界銀行變成某種規模龐大的全球變暖官僚機構—這顯然不是我們所需要的。”

    作為昔日的批評者,馬爾帕斯也曾斥責世界銀行臃腫的官僚體制和腐敗的貸款痼疾。在這位新任行長的領導下,世界銀行是否能走向全新的改革之路?


我認為破“7”無所謂,應該用比較自然、放松的心理看待匯率變動。如果真的要談數據,其實從較低的位置往上升的空間反而更大。從7.2升回到6.8,比從7升回來更好。

數據顯示,4月份,杭州十區商品房共成交12057套,環比上月上漲32.1%;蘇州市區商品住宅成交面積為105萬平方米,環比上月上漲58%;常州市區商品住宅成交50萬平方米,環比上月上漲39%。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值班摸魚的時候發現,清華大學又上了熱搜頭條,這次不是因為學霸們,而是因為古墓群!話不多說,有圖有真相。

5月下旬,交銀施羅德安享穩健養老目標一年持有期混合FOF(Fund of Fund,即基金以其他基金為投資標的)首發規模一舉突破20億元大關。

為了提高通行效率,今年年底前,橫亙在中國高速公路上的200多個省界收費站將正式退出,取而代之的是高速公路電子不停車收費(ETC)技術,車輛在省界可直接通行。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江苏福彩3d开奖号码查询 2019年3地60期开奖结果 推牛牛怎么玩法 江西时时二星组选 世界杯赛程 百变王牌重庆玩法 qq飞车神气牛牛属性 黑龙江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蝌蚪网站多少 时时乐专家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