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蟻科技達聲蔚:只跟行業NO.1合作 做人類“虛擬”的眼睛

    創業圈 > | Time Weekly - 2019-04-10 15:42:52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熱愛社交,喜歡和人交流,沒有太重的思想包袱愿意由低做起,從國外歸來創建小蟻科技,達聲蔚正在努力撕掉貼在清華理工男身上的種種標簽。

    文 | 楊靜

    熱愛社交,喜歡和人交流,沒有太重的思想包袱愿意由低做起,從國外歸來創建小蟻科技,達聲蔚正在努力撕掉貼在清華理工男身上的種種標簽。

    “我肯定不是典型的清華理工男。”他對《創業圈》雜志稱。

    但他也不能否認自己身上存在這類群體普遍有的特征—堅持,當中還有另外一層含義—執拗。

    抓住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掀起的熱潮,他創立的小蟻科技以極強的進取心和巨大的爆發力,成為了視覺人工智能領域里的一匹黑馬。達聲蔚認為,那是因為公司一直追求要不遺余力做到最好,包括技術、算法、視覺等維度。

    他還給小蟻科技設了一道門檻:只跟行業NO.1合作。因為公司本身就是所在細分行業里的NO.1,自然也要選擇跟其他NO.1強強聯合。

    “在贏者通吃的競爭面前,行業第一占據了80%的市場機會,是極致的象征,也代表著未來。”他對《創業圈》表示。

    過了不惑之年的達聲蔚,遺憾自己沒有早點出來創業,“當代人是很容易活到80歲的,我不打算退休,要一直工作。因為年齡只是形式,重要的是要有求知欲、好奇心和開放的姿態”。

    他號稱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完成,“至少我沒有做成改變世界這件事,或者說做一件50年甚至是60年后還有人會記得我的事”。

    但不管怎么樣,小蟻科技已經在改變著視頻影像行業。

    一開始的小蟻科技是一家以芯片為核心的純硬件公司。這跟達聲蔚本身的技術背景有關系。從清華畢業到成為美國加州大學博士,他學的專業就是電子工程。從第一份工作到創辦小蟻科技,他一直從事的就是芯片行業。

    “做芯片行業,是要有熱情的。不然你干不下去。”他對《創業圈》稱,高技術壁壘、高行業門檻,也是芯片行業的現狀,“這是個慢工加細活的事,但投資回報可能都比不過房價上漲的幅度。”

    在美國工作見供應商時,他不得不在原有的年齡上多加上幾個四五歲。達聲蔚也無可奈何,彼時芯片行業里流傳著一個說法:不是博士畢業十年,都不好出來創業,不然會對行業很不敬。

    就這樣,他在美國硅谷待了2家公司,賣掉自己的上一家公司后,2015年,小蟻科技(當時稱“云蟻科技”)成立。

    “當時希望,我們的互聯網產品能像螞蟻一樣多。”達聲蔚解釋。

    專注圖像領域的小蟻科技以“計算機視覺最后一公里的應用”為關注點。達聲蔚認為,百聞不如一見,視覺給人帶來的信息量至少占據了70%。此外,互聯網最大的流量在視頻,生產視頻需要硬件或者入口,“當時我們的想法就是提供這樣的硬件和入口”。

    于是,小蟻科技推出的產品里就有家用攝像頭、運動相機、行車記錄儀等。

    必須要指出的是,小蟻科技采用的是邊緣智能端云結方式,也就是邊緣和云端結合,業內稱為邊緣智能架構。

    簡單來理解,小蟻科技的家用攝像頭,不需要像常規的方式一樣拍攝下整張臉來進行識別,而采用嵌入式、小比特神經網絡對人臉的特征進行抓取,數據到達云端后采用千層以上的深度學習神經網絡進行識別讀取。這樣,一來處理數據和實現功能更為聚焦,二來更具智能化。

    跟達聲蔚喜歡追求極致的特性一樣,小蟻科技在每Gflop等效算力上幾乎是達到最高。這點上來說,在業界是非常領先的。

    “小蟻科技是提供絕佳學習機會的平臺。因為我們的產品是拿出來跟最牛逼公司的同類產品比的。”達聲蔚認為,只跟行業NO.1合作的底氣在于自己也是NO.1。

    p30-2.png

    達聲蔚也是一個會變通的人。

    他有過教訓。公司一度過于沉浸在硬件成功的領域里不能自拔。“沒有提前進行云布局,當時也比較固執閉塞,沒有接受善意的建議。”他對《創業圈》表示,導致有的業務起步在時間上慢了半拍。

    小蟻科技的成績確實亮眼:美國每7戶家庭中,就會有小蟻科技的用戶;亞馬遜TOP100品牌里有它,這榜單里還包括了NIKE、SONY;美國微軟線下商店的產品里陳列著它,此前貨架上擺過Google的產品。

    這樣的成績對于一家成立只有幾年的公司實屬不易。僅是在運動相機領域,小蟻科技面臨的競爭對手多如螞蟻。

    成立四年,小蟻科技整體保持向上態勢。截至目前已經在全球賣出1300萬臺,2018年的銷售額達到了10億元。

    “這樣做公司很有成就感。”憶及創業時代的沉浮,達聲蔚稱,他發現單純是家硬件公司極容易陷入價格競爭的死循環。

    要從單純的硬件銷售轉向硬件服務,他做了判斷,“不是每個公司都要去轉型,所有成功的公司硬件是一部分,但純硬件不是小蟻科技的賽道”。

    小蟻科技開始明確自己是IOT硬件、軟件和整個系統提供者的定位,盡管公司早期的產品已經完成了邊緣的感知。

    定位明晰后,小蟻科技開始側重做互聯網的視覺服務,進行視覺邊緣智能研究。為智慧家居、智慧商業、智慧出行、智慧園區等方面提供服務。

    例如在智慧零售上,小蟻科技提供線下零售的可視化解決方案,幫助用戶實現“人?貨?場”的打通。這套方案里包含智能新零售店的產品、智能貨架的產品、和視頻相關的完整的系統、智慧零售的現場管理和決策的軟件服務。

    “你看,這樣就讓‘眼睛’進行了思考和感知,解決了機器視覺應用最后一公里。”達聲蔚形容道,今年公司計劃為全國達萬家的門店實現視覺數字化。

    難能可貴的是,小蟻科技也把平臺開放給外界。“我們把最強的技術開放給競爭者。”達聲蔚指著會議室外面的攝像頭對《創業圈》說,“這些產品很多是競爭對手的,但核心技術是我們提供的。”

    小蟻科技有自己強大的內“芯”。達聲蔚希望把芯片作為黑科技來造福全行業,好東西要開放給全行業而不是只給小蟻科技自己一家企業用。

    時至今日,小蟻科技的羽翼也日漸豐滿。

    目前,小蟻品牌涵蓋了6大類28個產品,覆蓋網絡攝像機、運動相機和VR等;同時小蟻產品均鏈接小蟻智能云,提供企業級云端PaaS服務;小蟻的云+端基礎服務與行業結合提供智能零售、出行、智能園區、樓宇、家居等解決方案。

    小蟻的員工已經有近400人,分布在中國、美國和以色列,其中有60%是研發人員。

    達聲蔚的言語里不經意間都會帶著自豪。因為,小蟻在國內市場實現了B2B市場,在海外完成了B2C的銷售,產品的出口比例超過50%。

    “未來是產業互聯網的年代,小蟻科技會成為一家高附加值的公司,當然目前公司還只能說是一家小公司。”達聲蔚稱。

    在他看來,小蟻科技的崛起也有幸運的因素。至少他自己獲得過“中國光谷留學人員創業獎”,享受到了海歸回國創業的紅利,小蟻科技踩上了創業熱潮的風口,贏取了智能硬件發展年代的紅利。

    “我們曾經設想過可能會存在的瓶頸,看上去都沒有那么可怕。”達聲蔚表示,不管是在技術突破、跨國發展,還是在B2B市場的打開,以及轉向互聯網服務上,小蟻科技一路走來道路平坦。

    達聲蔚也發現,小蟻科技成長的這些年里,中國的天使投資軍團也在不斷擴大,這當中就有一批從創業者而來。

    “很多創業者也成了投資人。有一天我可能也會離開小蟻科技,讓一批年輕人來管理。”他對《創業圈》表示,他相信小蟻科技在以后發展上也會遇到技術和人才的天花板。

    有趣的是,自從小蟻科技從硬件轉向軟件服務后,達聲蔚發現自己卻進入了互聯網行業的鄙視鏈上,“畢竟互聯網行業80后、90后居多,而我是70后”。

    “因為小蟻科技算很成功了。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自己能重新活一遍,從大學那時起重新年輕一遍,試試走別的路徑。”他說。

近年來,宏觀審慎政策和傳統的數量型調控、價格型調控一起,構成了我國貨幣政策的調控框架。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馬云背后的“女神”終于走上前臺,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馬云真正的王牌——她執掌阿里巴巴龐大的金融帝國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

前海希望抓住窗口,成為“一帶一路”上的金融樞紐,與香港合作扮演人民幣國際化的支點。

北京戶籍管理制度越來越嚴苛,但這扇門似乎并未嚴絲合縫。據記者了解,假結婚成了另一個進入北京的手段。

今年初,臨川區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錢明奇的兒子給去年被免職的臨川區委前書記傅清和前區長習東森寫感謝信。“他說,政府即將安排他們復出,需要有輿論支撐。無恥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体彩11选5开奖直播 时时彩官网开奖记录 五分赛车能靠谱吗 网上3668彩票是真的吗 内蒙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广州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 pk10怎样涮反水 赛车app 北京快乐8任二计划 广东时时投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