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企紛紛提質控速 緊盯主業瞄準多元化

    地產 > | Time Weekly - 2019-04-02 03:51:59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碧桂園瞄準了機器人和農業;萬科在物業、物流、商業和租賃上有所涉獵;恒大在探索了糧油、乳業、礦泉水等快消業后,宣布目前的新業務是文化旅游、健康養生、高科技。

    時代周報記者 楊靜 發自香港

    “機器人好還是新能源汽車好?”記者問。

    “我覺得還是房地產好。”孫宏斌回答。

    “為什么要把你家公子放在公司文化集團任職?”記者再問。

    “因為我覺得文化不好做,所以讓他去學習學習。”孫宏斌再答。

    這段對話,發生在3月29日中午融創中國(01918.HK,以下簡稱“融創”)業績發布會結束后。

    正如在業績會上被重點追問一樣,“多元化”成為外界對融創的新好奇點。截至目前,融創除了地產之外,還有包括文旅、服務和文化三大板塊。

    對此,孫宏斌當天解釋稱:“融創沒有多元化,其他的業務板塊其實是‘房地產+’消費升級,慢慢培育著,希望能在5?10年后做好。目前,房地產主業還是很重要的,這個行業還有空間,希望比較專注地把地產做好。”

    孫宏斌的判斷是:“多元化的企業,基本上成功的先例不是特別多。”

    有意思的是,幾天前萬科董事會主席郁亮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在今年的業績會上他稱:“地產業務這么賺錢,還能找到更賺錢的業務嗎?如果指望新業務賺大錢,那是癡心妄想。萬科的新業務是賺小錢的,如果用規模、速度、利潤來衡量這個事,可能不充分。”

    “回歸基本盤”,將是萬科接下來的重要方向,郁亮表示,萬科要先求得根基的穩固,才能更好地開枝散葉,才能為轉型奠定更堅實的基礎。

    擺在賬面上,這些新業務模塊目前并未能在業績貢獻上起到主要的作用。

    新業務的發展需要時間。更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支撐未來新業務發展的現金流確確實實來自于地產業務。

    但這并不影響這些房企對新業務的布局。碧桂園瞄準了機器人和農業;萬科在物業、物流、商業和租賃上有所涉獵;恒大在探索了糧油、乳業、礦泉水等快消業后,宣布目前的新業務是文化旅游、健康養生、高科技,且在未來5年內不再涉足新業務。

    他們把新業務發揮效用的時間點放在了將來。不過,這也并不意味著這些頭部房企對房地產業的完全看空。

    “在堅實的優勢平臺上高質量增長,”融創2018年業績會背景板已經表達了這家公司的訴求。恒大的背景板上稱:“新恒大,大戰略,大格局。”

    在銷售規模上,2018年4家房企已經實現新的突破。

    盡管沒有公布合同銷售額的具體數值,按照第三方的測算,有著宇宙第一房企之稱的碧桂園,已經在規模上成為當之無愧的王者—超過7200億元。萬科其次,為6069億元,居于第二;恒大為5513億元;融創為4608億元。

    25-1.jpg

    在核心凈利潤上,恒大居于第一位,為783億元,萬科、碧桂園和融創分別為492.7億元、485億元和165.7億元。

    25-2.jpg

    對此,恒大集團總裁夏海鈞在業績會上表示,這得益于公司超前的土地儲備戰略:“2009?2015年,公司以二三線為主兼顧一線城市;2015年進入一線城市,優質的土儲是創造核心利潤的基礎。”

    不過,進一步拆解到利息資本化指標來看,萬科最低,為60億元左右,而融創、碧桂園和恒大則在高位,分別為129億元、191億元和499億元。這也意味著,萬科的凈利潤含金量依舊較高。

    截至2018年年底,恒大的土地儲備已經達到3.03億平方米、融創為2.56億平方米、碧桂園為2.4億平方米。

    此外,這四家頭部房企在現金流上做了較好的管控。反映在賬面上,截至2018年年底,碧桂園、恒大、萬科和融創的現金余額分別為2424億元、2042億元、1884億元和1202億元。

    但值得一提的是,從這些頭部房企開始,對“提質控速”作出了強調。例如碧桂園在業績發布會上對2019年的銷售目標只字未提。而恒大則將2019年的目標定在6000億元,較2018年的銷售額增幅尚不到10%。

    “2019年,融創在拿地上還是要小心一些。”孫宏斌說,“不能老想著房價漲了再賣,這樣風險很大。”

    在他看來,規模和效益之間肯定是選擇效益。但沒有規模,效益的量級也不對,所以是又要規模又要效益,“我們現在有規模了,效益就變成第一位了,所以是不同階段做不同的事”。

    事實上,目前體現在銷售毛利率上,這四家房企并不算高。盡管相比較2017年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上漲,但是依舊處在25%?37%之間,并不算高。

    此外,四家的資產負債率皆處在近90%左右,并不算低。

    在長短債結構上,萬科的融資策略相對溫和,長短債比僅為12∶1左右;而恒大、碧桂園、融創則已經接近1∶1。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近年來,宏觀審慎政策和傳統的數量型調控、價格型調控一起,構成了我國貨幣政策的調控框架。

3月25日,由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橫琴新區金融服務局聯合主辦的“2019(橫琴)經濟發展與創新大會暨第九屆諾獎得主中國行”在珠海國際會展中心盛大開幕。

巴曙松指出,當傳統增長動力逐漸減弱,宏觀政策在試圖降低增長對“基礎設施+房地產”模式的依賴時,中國以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為代表的新經濟板塊開始快速發展。

“今天中國真正具有世界影響力,富有創新活力的企業基本上都是‘草根生長’出來的民營企業。”向松祚直言民營企業的重要性。

作為我國全面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重大舉措,可以考慮在粵港澳大灣區進行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先行先試,然后再將成熟的經驗推廣至全國。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万喜网彩票 注册送8—88彩金 2019年黄大仙一肖必中特 168极速赛车24小时开奖 玩pk10有真正赚的人吗 彩票开奖36选7查询 有人加我带我理财玩竞猜 河南11选5任一开奖结果 今天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陕西省体彩11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