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吉利聯姻 戴姆勒推Smart轉型

    汽車 > | Time Weekly - 2019-04-02 03:28:31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2017年,吉利收購了馬來西亞DRB集團旗下的寶騰汽車49.9%的股份,以及同集團旗下的豪華跑車品牌路特斯51%的股份,布局東南亞市場。

    時代周報記者 洪若琳 發自廣州

    3月28日,吉利和Smart宣布“聯姻”,雙方組建合資公司,各持股50%。

    Smart的母公司戴姆勒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戴姆勒”)旗下汽車品牌還包括梅賽德斯-奔馳、卡車、客車等其他汽車品牌,是全球最大的豪華車廠商之一。早在2018年2月,浙江吉利控股集團(下簡稱“吉利”)就通過二級市場購入戴姆勒9.69%的股份,成為戴姆勒最大股東。

    雖然是戴姆勒的最大股東,但吉利董事長李書福對外宣稱,并不會通過收購股份行為而去獲得監事會的席位,從而影響戴姆勒的戰略。然而3月21日,吉利在香港舉行的2018年業績發布會上,又將戴姆勒的投資解釋為戰略投資,而不是財務投資。

    不論如何,一個不爭的事實是,短短一年時間內,吉利和戴姆勒已成立了兩家合資公司,對于此次和Smart聯姻,是否與去年吉利的收購行為有直接聯系?吉利是否參與了戴姆勒內部投票?

    吉利官方就此問題回復時代周報記者,此次組建合資公司符合規定和流程,但具體細節無法告知。

    汽車帝國版圖

    其實在官方宣布成立合資公司之前,關于吉利和Smart的合作可能性,一直以來都被媒體和業內猜測為吉利會通過購入Smart50%的股份來實現。但今年2月份,德國通過了一項法律,禁止德國企業向非歐盟企業出售15%以上的股權,其中就包括汽車領域。

    雖然該政策并不是唯一針對吉利,但這家來自中國的企業通過買買買擴張自己的版圖,頻頻登上國際新聞,早已不是第一回。

    2006年,吉利購買了英國百年企業—錳銅控股19.97%的股份,成為最大股東,隨后合資成立了上海英倫帝華公司,生產倫敦經典黑色出租車。這是吉利收購投資的第一單,在之后的2013年更以1104萬英鎊完成了對英國錳銅的全資收購。

    2010年,吉利從福特汽車手中以15億美元的價格,全資收購了沃爾沃汽車。當時沃爾沃數年經營不善,幾年下來虧損了數十億美元,吉利不惜負債,完成了這次“蛇吞象”的并購。

    被吉利收購后的沃爾沃,繼續作為豪華品牌獨立運營,被收購后第一年就扭虧為盈了,到2011年全年利潤2.4億美元,而到了2017年,僅僅前三個月,沃爾沃汽車利潤就已經達到了12.6億美元。成為近年來國際企業并購史的一個經典案例。

    2017年,吉利收購了馬來西亞DRB集團旗下的寶騰汽車49.9%的股份,以及同集團旗下的豪華跑車品牌路特斯51%的股份,布局東南亞市場。

    據吉利官方資料顯示,目前吉利旗下擁有沃爾沃汽車、吉利汽車、領克汽車、Polestar、寶騰汽車、路特斯汽車、倫敦電動汽車、遠程新能源商用車等汽車品牌。

    2018年吉利最大的動作,則是前文所述的90億美元購入戴姆勒9.69%的股份,成為戴姆勒最大股東。

    李書福表示,90美元億資金基本上都來源于海外資本市場,完全沒有使用中國境內資金,其中80%左右來自海外的外資銀行,小部分來自海外的中資銀行,還有一部分則是吉利自有資金。

    雖然吉利反復強調投資戴姆勒是戰略投資,但據戴姆勒集團監事會的章程規定,監事會成員不得服務于競爭對手,而吉利恰恰擁有競爭品牌沃爾沃,因此吉利事實上并沒有獲得戴姆勒監事會席位。

    但和戴姆勒的合作依然在推動,2018年10月份,戴姆勒和吉利宣布,雙方將在華按照50:50的股比組建合資公司,在中國的部分城市提供高端專車出行服務。

    針對此次吉利和Smart的最新合作新聞,吉利官方回復時代周報記者,根據合資協議,全新一代純電動Smart將由梅賽德斯-奔馳的全球設計部門負責設計,吉利控股全球研發中心負責工程研發。新車型將在中國的全新工廠實現國產化,預計2022年開始投放市場并銷往全球,同時,Smart未來產品陣容還計劃擴展到快速增長的緊湊級別車型細分市場。

    在投產研發方面,吉利表示,2022年推出全新車型前,戴姆勒將繼續在海外生產現有車型,且海外工廠同時也服務于奔馳品牌。

    運營方面,本次和Smart組建的合資公司董事會將由6名成員組成,雙方各委派3名。

    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會主席、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集團全球總裁蔡澈在公開信中宣布,決定將Smart轉型為純電動汽車品牌。他表示:“如今,Smart在中國發力電動未來是非常順理成章的事,畢竟中國電動汽車銷量比全世界其他國家加起來的總和還要多。”

    至此,吉利通過大肆擴張,占領了汽車行業的不同分類市場,從整車銷售到出行服務,從中端市場到豪華高端市場,從新能源到傳統燃油車,轎車、跑車、SUV、MPV,甚至飛行汽車。品牌輻射區域包括歐洲、亞洲、美國等地區。

    Smart未實現盈利

    但相對比吉利此前一片叫好的擴張布局,此次吉利選擇smart品牌,卻是接過了一塊公認的燙手山芋。因Smart品牌自1998年前創立以來,從未實現盈利。據美勒茨銀行預計,Smart品牌累計損失約303億元人民幣,年損失在15億元人民幣左右。

    一手創立Smart品牌的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會主席、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集團全球總裁蔡澈,也將于今年5月正式卸任。在卸任之前,給連年虧損的Smart品牌找好歸宿,是蔡澈的最后一次戰略部署。

    在公布合作新聞之后,資本市場卻反響平平,吉利和戴姆勒的股價波動不大,甚至有輕微跌幅,從股市反映上看不出重大新聞發布的痕跡。

    汽車行業分析師、全聯車商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總裁曹鶴表示,吉利欲借助smart的品牌優勢、技術,要的是國內的微型車市場,但本身Smart品牌并不算成功,所以合資公司將來的發展也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

    3月21日,吉利發布2018年全年業績報告。公司總營收為1066億元,同比增長15%,實現凈利潤為126.7億元,同比增長18%,是為數不多的保持雙位數增長的汽車企業。

    但2018年12月,吉利汽車總銷量僅為9.33萬輛,同比跌39%;2019年2月,賣出8萬多輛,同比跌24%。針對銷量下滑的情況,吉利未正面回應時代周報記者的采訪要求。2019年,吉利給自己定的銷售目標僅為保守的151萬輛,僅比2018年的總銷量多出1萬輛。

    有關吉利的收購計劃仍然在坊間流傳,均為知名度較高的汽車品牌,即阿爾法·羅密歐與瑪莎拉蒂,據傳出價超過200億元。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近年來,宏觀審慎政策和傳統的數量型調控、價格型調控一起,構成了我國貨幣政策的調控框架。

3月25日,由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橫琴新區金融服務局聯合主辦的“2019(橫琴)經濟發展與創新大會暨第九屆諾獎得主中國行”在珠海國際會展中心盛大開幕。

巴曙松指出,當傳統增長動力逐漸減弱,宏觀政策在試圖降低增長對“基礎設施+房地產”模式的依賴時,中國以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為代表的新經濟板塊開始快速發展。

“今天中國真正具有世界影響力,富有創新活力的企業基本上都是‘草根生長’出來的民營企業。”向松祚直言民營企業的重要性。

作為我國全面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重大舉措,可以考慮在粵港澳大灣區進行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先行先試,然后再將成熟的經驗推廣至全國。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内蒙古时时哪个平台购买 天津时时彩标准走势图 福彩26选五开奖结果 最新时时彩新闻 三分赛车开奖结果 3d通杀一码50期不错 浙江快乐12下期号码推荐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 海南飞鱼历史开奖 11选5走势图安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