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騰訊求變:跌宕起伏中大調整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9-03-26 02:43:13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此次主動革新是騰訊邁向下一個20年的新起點。”馬化騰對變革寄予厚望。牽一發而動全身,在隨著架構的調整,近期中層裁員這樣的消息,則是這場變革的其中一環。

    時代周報特約記者 曾憲天 發自廣州

    過去一年,騰訊內部一場轟轟烈烈的變革悄然展開。

    “是時候變革了。”去年12月,騰訊掌舵人馬化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講道,“有一個求變的心態,而不是聽著外面指責,無動于衷。”他對外界傳遞出的信號,是作為全球最大互聯網公司之一的騰訊,正在渴求變革。

    去年,游戲主業受限剎車,社交、視頻面臨競爭,AI缺失標桿產品,云業務未占先機,市值蒸發萬億元……事實上,騰訊在2018年,不得不正視逐漸顯露出的危機。

    回顧過往,自1998年成立以來,騰訊在2005年和2012年進行過兩次大規模的架構改革,對應的兩場“大考”節點分別是IPO上市后以及從PC到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縱身一躍。騰訊前兩次都順利過關。

    方向已經確定,騰訊將希望押在了產業互聯網(To B)上。在2018年9月30日宣布組織架構調整時,馬化騰表示,互聯網下半場屬于產業互聯網,騰訊將在“通過連接為用戶提供優質服務”的基礎上,助力產業與消費者形成更具開放性的新型連接生態。

    “此次主動革新是騰訊邁向下一個20年的新起點。”馬化騰對變革寄予厚望。牽一發而動全身,在隨著架構的調整,近期中層裁員這樣的消息,則是這場變革的其中一環。

    財報亮點已非游戲

    騰訊于3月21日公布的2018年全年及第四季度業績報告,是其在組織架構調整后交出的首份成績單。

    最新財報顯示,騰訊2018全年營收為3126.94億元,同比增長32%,凈利潤(Non-GAAP)為774.69億元,同比增長19%。

    值得注意的是,網絡游戲收入同比增速僅為6%,而2017年這一數值高達38%。不僅如此,騰訊在財報中將2018年營收增長的主因,歸結于金融科技服務、社交及視頻廣告、數字內容訂購及銷售的推動,并未提及以往所依賴的游戲業務。

    騰訊控股方面近期也曾公開表示,騰訊云、小程序、企業微信、支付、AI等To B業務的“武器”,已經快速形成了協同效應,預期未來收入將進一步多元化,來自非游戲業務的貢獻將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在財報中被定義為騰訊智慧產業解決方案基礎的騰訊云業務增勢較為亮眼,2018年全年收入增長超過100%至91億元。截至2018年底,騰訊云的全球基礎設施已覆蓋25個地區,運營53個可用區。

    另外根據第三方研究機構Synergy Research 數據顯示,2018年騰訊云在亞太市場份額達5.4%,超越谷歌,首度升至第4位(前3名分別是亞馬遜AWS、阿里巴巴和微軟)。而在中國市場,騰訊云收入環比增速34.3%,以16.5%的市場份額緊追榜首的阿里。

    與騰訊云同屬于其他業務板塊的支付業務同樣值得關注,在游戲、社交為主的增值服務板塊所占比重逐年下降的背景下,騰訊其他業務板塊(支付及云業務)在集團總收入中的占比從2017年的18%躍升至2018年的25%。

    在跌宕起伏中調整

    在外界看來,多方因素促成了騰訊的轉變。

    2018年1月,騰訊股價達歷史最高點475港元,一時間風光無二。可隨后便經歷長達9個月的持續下跌,至10月底跌至251港元。在經歷近5個月的緩慢回升后,截至3月22日收盤,騰訊股價回升至365港元,即便如此與最高點相比,騰訊市值仍蒸發超萬億港元。

    面對危機,騰訊的調整從業務方向、組織架構、人才建設三個方面依次展開。

    自2017年底以來,騰訊高管層在許多公開場合都表達過對于To B能力的計劃和期待。在確立產業互聯網的戰略發展方向后,騰訊大刀闊斧地調整了組織架構。這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騰訊將原本分散在各個事業群的To B業務納入新成立的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中。

    此前有騰訊員工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可以將騰訊云理解為“水電煤”般的存在,是騰訊To B業務的基本支撐點。騰訊云為游戲、視頻、金融、零售、電商、交通等行業中的近200個業務場景提供全線解決方案。騰訊AI Lab、優圖實驗室、微信AI團隊等內部AI團隊,背后的技術支撐體系也是騰訊云。

    另外一方面,騰訊將原社交與效果廣告部和原網絡媒體事業群廣告線合并,成立新廣告營銷服務線(AWS),整合社交、視頻、資訊等廣告資源,歸屬于騰訊公司總裁劉熾平管理的企業發展事業群(CDG)下。對此有分析指出,將媒體廣告與社交廣告統一到一起,無疑將增強騰訊各廣告業務間的協同性。而把廣告劃分至CDG,也能看出騰訊對于廣告在B端業務上的期許。

    組織架構調整后,隨著業務、項目團隊、匯報條線等的變動,人才建設方面的舉措隨之而來。有消息稱,2018年12月內部員工大會后,騰訊將裁撤10%的中層干部。此前騰訊公開釋放的一些信息表明,此舉意在為年輕人“騰位置”,提升騰訊團隊的新陳代謝能力。

    騰訊內部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此次組織架構調整的一大原則便是資源集中利用,團隊的整合、精簡、優化、去重也都在所難免。這也意味著存在原有中層崗位變動乃至縮減的可能。

    對于騰訊的一系列自我革新舉措,高盛、德意志銀行、美銀美林等33家券商均對騰訊給出了 “買入”“增持”等積極評級,最高目標價甚至高達每股513港元。

    迎接新的角色定位

    在未來,騰訊給出了產業、消費互聯網兩手抓的策略。騰訊方面也表示,騰訊依靠多年深耕消費互聯網的經驗,建立起了一條C To B的發展模式:基于龐大的社交關系及開放體系搭建,微信和QQ已形成連接能力更強、共享度更高的服務生態和內容生態。而連接C端的優勢經驗,則成為騰訊打通B端產業鏈的重要一環。

    2018年10月30日,馬化騰在《給合作伙伴的一封信》中將此總結為:“騰訊將扎根消費互聯網,擁抱產業互聯網。”

    從一些財報數據也可看出端倪。例如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用戶數為10.98億,同比增長11%;小程序在過去一年中用戶人均日訪問量同比增長54%,覆蓋超過200個細分行業,加深了不同行業間的滲透以及自身平臺轉化力。

    騰訊的強社交優勢對廣告收入增長形成了反哺。2018年騰訊網絡廣告業務收入達580.79億元,同比增長44%。其中社交及其他廣告收入增長55%至397.73億元,主要由于微信朋友圈、小程序、QQ看看及移動廣告聯盟的推動。在多重業務的集體帶動下,騰訊消費互聯網的聚合效應初顯。

    聚焦To B市場,對于2019年的發展規劃,騰訊在財報中作出了這樣的描述:“通過持續擴展及互相連接的開放型生態系統,我們助力企業合作伙伴加強與用戶的連接。憑藉我們的創新科技及技術能力,我們致力協助各產業實現數字化升級和轉型。”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去年5月13日,國務院下發《關于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一度被民營企業寄予很大期望,認為投資“玻璃門”有望打破。然而,“一年過去,發現一切照舊,一場游戲一場夢

15名江蘇東海勞工沖著貴州七建海外項目而去非洲“淘金”,發現上當欲回國卻遭雇傭兵持槍監視。現在看來,這是一件頗為荒唐的事,堂堂正規企業貴州七建被兩個“黑勞務”玩了一把。而在

近年來,宏觀審慎政策和傳統的數量型調控、價格型調控一起,構成了我國貨幣政策的調控框架。

“宋錦和新中裝在APEC會議上的應用是我們向全世界體現和傳達中國的多元性和豐富性的一種方式。”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 福建11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赛车pk10号码遗漏教程 快乐8注册网址导航 甘肃排五开奖结果 时时彩预测家app下载 金七乐四川体彩 北京选号网 越南河内时时彩人工计划 三分赛车是官方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