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庸:可能是中國第一個致富的知識分子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8-10-31 11:26:43 來源:
  • 文/時代周報記者 謝洋

    10月30日,查良鏞(金庸)于香港逝世,享年94歲。1955年至1978年,金庸以《書劍恩仇錄》始,以《鹿鼎記》終,共創作了15部武俠小說,與梁羽生、古龍并稱為“新派武俠三劍客”。

    金庸作品經過多次修訂再版,一直是影視、游戲等改編的熱門IP。作為國民文化記憶中經典的符號,金庸也是知名度最高的華人作家之一。通過“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十四部小說,他建立起了仿真完整的武俠世界,也承載了無數讀者青衫磊落、行俠仗義的江湖夢想。

    金庸與人合資創辦的《明報》已有59年歷史,如今是香港最有影響力的報紙之一。1991年3月份,企業在港交所上市,該年盈利額接近1億港幣,當時持有60%股份的金庸也在“九十年代香港華人億萬富豪榜”中位列第64位。兩年后,金庸辭去明報企業董事局主席職務,事了拂衣去,從此游戲人間。

    香港業內專家指出,金庸治理明報的方式與理念,印證他小說中流露的儒家、民族主義信仰,是“文人辦報”的典范與極致,他所開創的格局,后繼者很難超越。

    金庸的江南情結

    夜枕錢塘聽潮生,當金庸開始構思他第一部武俠小說時,無數關于家鄉的回憶便紛至沓來。

    海寧市區以東20公里的袁花鎮,背靠著蒼郁的毛竹山,花溪水緩慢流過——“如果你到過江南,會想到那些燕子,那些楊柳與杏花,那些微雨中的小船”。煙花三月是江南最迷人的時節,1924年3月10日,海寧查氏的深宅大院中,一個嬰孩呱呱墜地。

    興盛于明清時代的查氏家族,在康熙年間創造了“一門十進士,叔侄五翰林”的科舉神話,文脈延續至今。《書劍恩仇錄》中,金庸曾借陳家洛之口道盡了名門望族的興衰,江南始終是他筆下眾多故事線索交織之地。

    家族五百年來的傳奇與落寞,成為金庸小說中揮之不去的烙印,早年因戰事而顛沛流離的經歷,又讓他對個人在大時代背景中的際遇和關系有了更多的思考。

    1944年,考入重慶中央政治大學外交系的金庸,最大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外交官,但由于不滿校風,他發起投訴反被退學。兩年后,金庸赴上海東吳大學法學院插班修習國際法課程,同時進入了上海《大公報》擔任國際電訊翻譯。

    1948年,《大公報》香港版復刊,畢業的金庸被派到香港工作,這也成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轉折。1952年,金庸調入《大公報》旗下的《新晚報》擔任副刊編輯,正式開啟他與文字羈絆的生涯。

    后來在回憶這段往事的時候,金庸坦言:“雖然沒有成為一名外交官,但我并不后悔。我自由散漫的性格確實不適合做這個職業。外交官的規矩太多,說不定做到一周我就被開除了。”

    左手寫社評,右手寫小說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正逢香港時局動蕩,已過而立的金庸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1957年,金庸從《大公報》離職。兩年后,金庸投入八萬港幣的積蓄,又找到昔日同學沈寶新湊齊十萬港幣,共同創辦了《明報》。

    彼時躊躇滿志的金庸滿懷新聞理想,“辦報是真正拼了性命來辦的,寫小說是玩玩”。

    事實上,《明報》剛出版的時候,年銷量只有6000份。為了擴大報紙的影響力,二十余年間,金庸除了每天的小說創作外,還要兼顧社論和時事新聞,“左手寫社評,右手寫小說”成為業界美談。

    上世紀80年代《明報》在全港報業低迷的環境下銷量持續上揚,并被視為一份擁有獨立報格的知識份子報刊而獲得了很高的聲譽。1988年《明報》日銷量已達11萬份。

    在金庸的苦心經營下,報社陸續推出包括《明報晚報》、《明報月刊》和《明報周刊》等系列報刊。其中,1966年創辦的《明報月刊》是頗具影響的學術刊物,1968年創辦的《明報周刊》則成為娛樂周刊中的代表。此外,報社業務還在朝多元化發展,試水出版和旅游等領域。

    1991年1月23日,明報企業有限公司注冊成立,兩個月后,企業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時,市值達到8.7億港幣,持有六成股份的金庸,也以12億港幣的資產在《資本雜志》的“九十年代香港華人億萬富豪榜”中位列第64位。

    倪匡說,金庸是中國五千年來第一個致富的知識分子。

    武俠夢的終結

    凡是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讀者。

    金庸以“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形成的武俠體系,讓無數讀者仗劍天涯,快意恩仇的夢想得以存放,那是整個時代的共同記憶。

    1955年2月8日,金庸創作的《書劍恩仇錄》正式在《新晚報》連載。此時,17歲的古龍正在高中校園里埋頭寫他的短篇文藝小說。而一年前,金庸的同事陳文統出版的《龍虎斗京華》,正式掀起了“新派武俠”的浪潮,他的筆名叫梁羽生。

    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此后,從大漠黃沙到江南杏雨,從帝王將相到販夫走卒,從時代變遷到歷史秘辛,金庸以人物故事為線索,通過經濟、社會、政治和文化各個維度,構造了龐大仿真的武俠世界。與其同時,金庸小說也成為最熱門的IP,其衍生的產業鏈令人驚嘆。

    根據媒體不完全統計,目前金庸小說全球發行量已經超過了3億冊,相關的影視作品超過100部。截至目前,華語影視圈已經翻拍了其中71部作品。此外,金庸小說也是游戲行業取之不竭的創意源泉。A股上市游戲公司中,完美世界、富春股份、星輝娛樂、寶通科技以及山東礦機等都與金庸小說有著深厚的淵源。

    皇圖霸業談笑間,不勝人間一場醉。

    1985年9月21日,病重的古龍留下一句“陌上花發可以緩緩醉矣”后,便豪飲歸去。24年后,梁羽生則把七劍永遠埋葬在了天山之上。如今,隨著金庸退出歷史舞臺,人們或許能真正意識到:那個武俠小說最好的黃金年代,已經永遠回不來了。

據孟瑋介紹,旅游領域失信行為的聯合懲戒備忘錄的印發,意味著聯合獎懲備忘錄覆蓋領域的進一步擴大,截至目前,已累計簽署聯合獎懲備忘錄37個。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信息爆炸但有價值內容卻越來越稀缺的今天,“時代財經”將提供差異化的垂直報道、世界級智囊的卓見,讓各圈層目標讀者快速掌握財經要聞與前沿思想。

顧云昌主張,保障房需求應由下而上申請,這一點與其他幾位專家不謀而合。中央應該建設統一、公開的保障房申請制度,從申請到核實再到建設,進行精細化管理。

歲末年初,中國社會保障體系改革引入新話題: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表示,“降低社會保險費,研究精簡歸并‘五險一金’”,將成為2016年降低企業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從產業分層上看,第一、二、三產業分別同比增長4.2%、5.8%和8.0%,其中第三產業增加值增速比第二產業快2.2個百分點,占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為55.1%。

15名江蘇東海勞工沖著貴州七建海外項目而去非洲“淘金”,發現上當欲回國卻遭雇傭兵持槍監視。現在看來,這是一件頗為荒唐的事,堂堂正規企業貴州七建被兩個“黑勞務”玩了一把。而在

明年全面減稅可期。我們測算過,2019年,這輪個稅改革的減稅總額預計為6600億元:免征額減稅6000億元,專項附加扣除減稅600億元,加起來占比52.9%,減稅比例超過一半。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后一技巧除32技巧 新加坡六福彩 幸运飞艇pk10稳赢公式 深圳风采开奖日期 浙江20选5怎么算中奖 天天彩票软件下载 20119168期排三开奖号码查询 20选5今天开奖号码查询 赛车pk10加盟方式 北京pc28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