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復一個老朋友:騰訊會好嗎?

    寬讀 > | Time Weekly - 2018-10-15 11:51:24 來源:港股那點事
  • 文/包總

    5.jpg

    2018年6月抖音上火了一首歌《往后余生》,有一段歌詞是:

    往后余生,

    風雪是你,

    平淡是你,

    清貧也是你。

    男版滄桑,女版深情,第一次聽感覺旋律悠揚,多聽幾遍便徒添一種往事匆匆、物是人非的傷感,不由讓人感慨:唯愿余生,歲月靜好。

    周四下班,我去常去的餐館吃面,一位老朋友發來一條微信,“這還會好起來吧”,我清楚,她問的是騰訊的股票。

    這個朋友發展的不錯,畢業后進了一家著名的互聯網公司,負責的項目都很成功,2015年在浦東的世紀公園旁邊買了房,上班只要半小時。今年初,她去香港買了一份保險,回來后特意問我如何配置海外資產,我只好建議她買熟悉公司的股票。

    很快,她就買了騰訊,價格從420到440,這是她認為的中國最好的公司,要做長期投資。那個時點,港股持續上沖,騰訊更是帶頭大哥,我祝她好運。

    看到微信,我知道她有些慌了,騰訊今天最低跌到265。吃著飯,我不想接話題討論股票,一時沒有回復。

    吃完后,我照常走著去后海地鐵站乘車,不遠處的騰訊濱海大廈,三條“腰帶”連接的兩幢大樓,感覺歪歪扭扭的……

    我想起了朋友的微信消息,想到了她的經歷。她第一次買港股,就正好買在騰訊的最高點附近。

    1

    騰訊的信仰,大概是從2012年開始的。

    2011年底,QQ的活躍賬戶達到7.21億。根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的數據,當年中國互聯網用戶的總人數為5.13億人。當時,QQ已是所有網民的標配,甚至是超配。

    騰訊在體量上雖然無敵,但卻全然談不上信仰,甚至連好感都談不上。

    當時的騰訊產品線,不僅包括騰訊網QQ.com、QQ、Qzone、QQ游戲、QQ音樂、QQ郵箱等,還包括騰訊微博、網絡安全、搜索、電子商務(Buy.qq.com)等等。騰訊涉足了互聯網的每一個細分領域,四面樹敵。

    2010年底,就爆發了激烈的3Q大戰,紅衣教主大戰企鵝帝國,這是騰訊遭遇過的最大危機。后來,騰訊表明上贏了戰爭,卻完全輸了輿論。因為騰訊一直披著“山寨”之名,到處抄襲,然后用流量優勢碾壓原創。就連騰訊的用戶都一邊用一邊鄙視,罵騰訊在當時是一種“政治正確”。

    在這種的背景下,騰訊開啟了戰略調整,準備從“山寨”到開放。最后,騰訊定下了兩個核心能力:流量和資本。業務聚焦于“兩個半”——“兩個”指社交和內容,“半個”一開始是金融,后來是互聯網+。其他業務交給合作伙伴來做,馬化騰形容“把半條命交給合作伙伴”。

    2012至2018年,騰訊徹底執行了“流量+資本”的雙輪驅動戰略,業務范圍嚴格克制在“兩個半”之內。7年時間,騰訊投資的企業超過600家。截止2018年6月30日,騰訊財報披露的數字,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公允價值為2397億元。

    棄“山寨”,改聯姻,開放與克制,讓騰訊贏得了同行們的尊重。

    2010年那篇《“狗日的”騰訊》中寫道,王興難掩郁悶地說,“有什么業務是騰訊不做的嗎?”而到2017年,王興接受《財經》訪談時,回答“互聯網圈有誰是你的朋友嗎”,他只說了“騰訊”。

    2017年烏鎮互聯網大會,一張“東興局”的照片作了最好的詮釋,騰訊已經登基為中國互聯網半壁江山的盟主。

    在產品端,2012年之前騰訊的王牌是QQ,2012年之后是微信。

    吳曉波在《騰訊傳》中寫到這樣一個場景:這是2011 年11 月的傍晚,我與馬化騰站在深圳威尼斯酒店的門口,臨分別前,他教我下載微信,并告訴,微信是騰訊新上線的一個產品,已經有3000 多萬的用戶,并且每天新增20 萬。『因為有微信,所以,微博的戰爭已經結束了。』這是他對我說的最后一句話,語調低沉,不容置疑。

    2012年3月,微信用戶數突破1億。

    2018年6月,微信月活躍用戶數超過10億,達到10.6億。

    微信,用一種純粹的理念,改變了中國人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生活方式,也幫騰訊爭取到了移動互聯網的頭等艙船票。

    在微信上,

    用戶通過文字、語音和圖片實現即時溝通;

    “朋友圈”分享生活點滴;

    “游戲中心”提供娛樂休閑;

    “微信支付”實現了買買買、收發紅包等等的完整閉環;

    “公眾號”豐富了內容生態,各種自媒體還在不斷涌現;

    “小程序”是新的嘗試,意在連接線下商家與線上用戶,2018年6月的日活躍用戶也已經超過2億。

    ……

    微信的體驗接近完美,所有人都得心應手。

    2

    而騰訊的生意,就是將微信、QQ沉淀下來的十億級的用戶流量,對用戶端通過游戲和數字內容的增值服務變現,對商戶端通過廣告、支付和云計算等模式變現。

    2017年,騰訊全年收入2378億元,同比增長56%;凈利潤725億元,同比增長75%;凈利潤率30%。

    其中,網絡游戲貢獻收入約979億元,游戲收入除以總收入,比例為41%。有人說,騰訊是個游戲公司,也有一定的道理。

    游戲業務創收近千億元,背后原因正是爆款的《王者榮耀》。2016年的第四季度,《王者榮耀》的日活躍用戶突破5000萬。2017年春節,伴隨著中國人口的大遷徙,《王者榮耀》完成了地域上的病毒式傳播,大批未成年玩家甚至小學生也涌入《王者榮耀》……再到后來,人民網連續發表三篇關于《王者榮耀》的評論文章,開始批判未成年人沉迷游戲的社會現象,引起了全社會的關注。

    從生意上來說,騰訊的創收和盈利能力,就讓多少公司嫉妒到“流口水”,僅僅是《王者榮耀》的一款英雄人物的皮膚,就能讓騰訊一天收入1.5億元,而且幾乎沒有額外的成本。

    騰訊的業務簡直就是印鈔機模式,到2017年結束時,它還在加速開動。

    3

    2017年末的騰訊,延攬10億級活躍用戶,攜同行擁簇和載譽而來,再有千億級持續增長的利潤加持,騰訊的市值走向了“鐵王座”。

    截止2017年12月31日,騰訊市值約5000億美元,全球市值排名第六。在騰訊前面,只剩下美國的“五朵金花”、全球互聯網的巨頭、人類目前最偉大的公司——蘋果、Google、微軟、亞馬遜和Facebook。騰訊本身,也躋身偉大之列。

    更令投資者振奮的,從2012年開始,騰訊的股價已經連續六年上漲,2017年的漲幅達到114.5%,大象起舞,也身姿輕盈。

    到2018年1月,新年伊始,股價開始加速上漲。這個時候,上漲本身已是上漲的理由,騰訊股票也已成信仰。

    騰訊站到了世界之巔,極大地鼓舞了國人士氣。有人說,這是國運正隆。改革開放前30年,傳統產業迅猛發展,帶動中國經濟騰飛;最近10年,中國的互聯網科技企業接力這一過程,繼續創造奇跡。

    正是在這樣熱情激越的氛圍中,我的那個朋友涌入了騰訊的股票,我一直懷疑,她認為騰訊是中國最好的公司,是不是發自內心。

    4

    2018年1月29日,騰訊股價達到目前的最高價475.6港元。

    3月23日,大股東Naspers盤前減持2%,股份從33.17%降至31.17%,這是神秘的南非股東17年來的首次減持,市場一片嘩然,當天股價下跌4.4%。

    從那時起,騰訊的股價就進入了“跌跌不休”的下降通道。

    2018年以來,騰訊股價下跌了28.8%。從最高價475.6到最低價265,跌幅達44%!

    年初的熱情激越,已恍如隔世。

    《金剛經》有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騰訊的下跌始于大股東罕見的減持行動,這是一個警惕的“信號”。值得注意,大股東減持是在騰訊公布2017年財報的第二天。他們為什么要賣?

    2017年全年的業績,無疑是靚麗的。但2017年的第四季度,網絡游戲業務收入243.7億元,相比上一季度下滑了9.2%,這表明游戲業務可能見頂了。

    3月29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游戲申報審批重要事項通知》,所有游戲版號的發放全面暫停。騰訊也不例外,這意味本希望接力《王者榮耀》的“吃雞”游戲無法進行商業化變現。

    政策面的利空落地。其實這并不意外,早在2017年6,人民網和新華網就連續發文,批評《王者榮耀》導致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的現象。只是當時很多人,把嚴肅媒體的報道,當成娛樂新聞看,解讀成是《王者榮耀》爆紅的證據。

    再到8月30日,教育部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對網絡游戲實施總量調控,控制新增網絡游戲上網運營數量。游戲行業也要“供給側改革”。

    就在昨天,《焦點訪談》報道了“沉迷于手機游戲的留守兒童”的問題,節目中提到,“大批農村孩子正在被手機游戲荒廢掉。”

    政策的導向,如果還沒看明白,這只能說明在社會主義國家的覺悟有待提高。

    2018年二季度財報披露,手機游戲業務收入176億元,環比下滑19%,就是政策監管的實錘效果。

    游戲業務折戟,行業前途未定,這是騰訊半壁江山的危機。財報上,真金白銀的利潤也在流失,業績的基本盤動搖了。這種時候,信仰(估值)也就開始動搖了。

    有人開始批評《騰訊沒有夢想》,“騰訊正在喪失產品能力和創業精神,變成一家投資公司”,“(騰訊)搜索/微博/電商/信息流/短視頻/云等核心戰場不斷潰敗。”

    有人開始《全面反思騰訊的戰略》,從“數據和算法”的角度,對比阿里巴巴和字節跳動(今日頭條和抖音的母公司)的業務進展,直指中年發福的“企鵝”,發展戰略和組織架構已經不能適應“互聯網下半場”的競爭。

    根據Questmobile的數據,2018年6月,騰訊系app總使用時長占比為47.7%,相比上年減少了6.6個百分點;而恰恰是頭條系增長了6.2個百分點。消長之間,騰訊第一次在流量爭奪上如此狼狽。

    外界的批評引起了很大的關注,又伴隨著股價持續下跌,全市場都來圍觀騰訊。騰訊又一次站到了被質疑的風口浪尖。

    歷史仿佛回到了2011年,騰訊又一次用架構調整回應質疑。9月30日,騰訊宣布啟動戰略升級,新成立了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而他們的作戰目標正是阿里巴巴和字節跳動。

    馬化騰表示,此次主動革新是騰訊邁向下一個20年的新起點。這一次,投資者卻用腳投了票。

    國慶假期期間,國內大多數人還在休假,香港股市從10月2日就開市,騰訊的股價跌破了300,又快速地跌到了265。曾經上漲是上漲的理由,如今下跌本身也成了下跌的原因了。

    5

    我再次打開朋友的微信對話,“這還會好起來吧”,能感覺得到,股價快速的下跌讓她已經慌了,甚至有些絕望。

    和她討論股票,從來不能講公司估值,隔行如隔山,發現根本無法理解,只能講容易理解和操作的邏輯。

    當初為什么買入騰訊?很多人的邏輯本質上十分簡單,騰訊是中國互聯網的信仰,再加上港股上漲氣勢如虹,想要買股票,那么就買最大的騰訊好了。

    這正是典型的所謂“散戶”思維,說到底就是跟風大盤。這個操作的問題在于,什么情況下賣出?如果等到大盤走勢,確認上漲的趨勢扭轉為下跌的趨勢,這筆投資恐怕早已經虧損了。

    投資股票,關鍵在于有一套“什么情況下賣出?”的決策體系。真正理性的投資,應該在買入時,就想好什么情況下賣出,對未來作個預判,即使后來判斷有誤,也能不斷修正下次買入時的想法。

    我曾經多次告訴過那個朋友,一套她能理解和操作決策體系:

    首先,應該挑選自己熟悉的、好公司的股票。她對互聯網和騰訊的發展動態都有所了解,認為騰訊是中國最好的公司。這個選股方法是很正確的。

    其次,股價走勢很重要,應該順勢而為,盡量在上漲趨勢中買入。股價處于上漲、震蕩還是下跌的趨勢,不用復雜地去量化,直觀上無法感知的上漲,是當作震蕩看待,避免買入就好。這是一個易于操作的擇時方法。

    最重要的是,什么情況賣出,應該去了解公司的業務進展。當公司業務遭遇困境,行業或公司有走下坡路跡象時,這種情況應該賣出。用“專業”術語說,基本面趨勢不再向好了,應該賣出。所以第一點很重要,首先得熟悉這家公司和行業。

    其實在公司業務遭遇困境時,股價可能已經下跌,這也是個信號。或者說,股價異常下跌,可能就預示出現了壞的狀況,需要引起警惕。

    這套投資決策體系,強調的是投資邏輯的形成和破壞,邏輯的支點是基本面趨勢。

    基本面趨勢向好則考慮買入,這時候往往股價也處于上升趨勢(股價處于上漲趨勢,可以作為一個驗證基本面趨勢向好的特征);當基本面趨勢不再向好(停滯不前或惡化),則要考慮賣出。

    只要基本面趨勢仍然向好,則繼續持股,不用考慮賣出。

    這種方法是個人見解,按照經驗,對于互聯網公司大體是適用的。每次給人講解,我還是會提醒一句,入市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按這個方法,騰訊會好起來嗎,要不要賣,能不能買?就都有了的答案。

    如前文討論的,騰訊的基本面趨勢已經不再向好。

    這是我告訴那個朋友的投資決策體系,有一個前提是,我很了解她買股票的動機,就是在大概一年內(最多不超過三年)實現投資收益。這種想法很實在,基本上就是人性,也完全無可厚非。

    如果真如她所說的,要做長期投資,可能我會講另一套體系。可是我知道,她說的“長期投資”,只是說說而已。

    6

    如果按所說的決策體系;2017年財報披露后,應該賣出;(注,大股東減持了)或者在3月29日,國家出臺游戲監管政策時,應該賣出;或者在8月15日,披露第二季度財報,游戲業務明顯下滑時,應該賣出。

    從475到265,一直應該賣出。

    騰訊的基本面趨勢,其實從2017年的第四季度開始就已經不再向好了。

    如果未來某一天,騰訊的基本面趨勢向好了,股價趨勢又開始向上,那么隨時都可以買。這一天,可能要等到政策監管落地一段時間以后,在游戲業務上,已經不再繼續變差;或者,騰訊能啟動新的變現模式,例如更高效的廣告,或是小程序開辟了新征途;又或者,如馬化騰所說,架構調整新成立的兩個事業群,有辦法是帶領騰訊邁向下一個20年的新起點……這一切,只需要等待就好。

    轉念一想,世間事,知易行難。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其實她心中已有答案,他人所說,也是無謂。

    我給她回復,“生活不止有股票,還是詩和遠方。”

相關文章: 更多關于騰訊 老朋友 的報道

  • ·誰在殺死騰訊?(2018-09-19)
  • ·騰訊游戲危“雞”四伏(2018-09-26)
  • ·回復一個老朋友:騰訊會好嗎?(2018-10-15)
  •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如今已經實現了‘資金過河’的安排。”在尚海龍看來,香港在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等領域的科研項目,對資金的需求量非常大,有國家的支持,香港積累的科研優勢才有更大的發揮。

    “整體上講,消費結構升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其中有幾個重要節點,2003年人均GDP突破1000美元,消費結構開始升級,2015年突破8000美元,消費升級加速,發展享受型特征愈加明顯。”

    市場普遍認為,在美國經濟表現強勁的背景下,引發本次美股暴跌因素眾多,主要與美聯儲加息和美國國債收益率上漲有關。

    根據財政部公布的數據,今年8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5137億元,同比增長3.3%。

    為防止各地“一律關停”“先停再說”等懶政、敷衍做法,實行差別化管理的大氣污染治理思路,但他同時提醒嚴重污染企業,莫心存僥幸,一定還要按照錯峰生產要求該停則停,該限則限。

    為防止各地“一律關停”“先停再說”等懶政、敷衍做法,實行差別化管理的大氣污染治理思路,但他同時提醒嚴重污染企業,莫心存僥幸,一定還要按照錯峰生產要求該停則停,該限則限。

    7月18日,中糧集團在京召開改革戰略重組啟動大會,公布了兩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紡,其二是公布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方案。

    7月18日,中糧集團在京召開改革戰略重組啟動大會,公布了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方案。

    顧云昌主張,保障房需求應由下而上申請,這一點與其他幾位專家不謀而合。中央應該建設統一、公開的保障房申請制度,從申請到核實再到建設,進行精細化管理。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三分赛车是哪里的官方 彩票四场进球彩奖金标准 上海时时乐基本走势图2元网 腾讯分分彩单双大小技巧 一份快三怎么看走势图 黑龙江彩票11选5开奖结果 体彩店头像 15开奖查询 3d试机号与开奖号历史对照表 江苏七位数所有历史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