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債務違約超650億!為什么“踩雷”都是民營企業?

    寬讀 > | Time Weekly - 2018-09-28 15:26:54 來源: 全景財經
  • 文/全小景

    A股唯一 一只“仙股”---中弘股份(000979),今日再度重挫4%,收盤價距離1元又更遠了。

    截止9月27日收盤,中弘股份的收盤價為0.93元,低于1元/股,已經持續了10個交易日,距離敲響退市警鐘,僅剩10個交易日。

    據深交所規定,深交所主板上市企業被強制終止上市的條件之一:

    連續20個交易日,股票收盤價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

    一旦中弘股份啟動退市機制,那么中小股東無疑將面臨較大損失。據wind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6月30日,中弘股份股東戶數超24萬。

    券商慘虧20億,含淚“割肉”

    苦苦掙扎在“1元”下方的中弘股份,再遭受一記重錘,即將迎來天量拋壓:

    9月26日晚間,中弘股份公告,第二大流通股股東“招商財富-招商銀行-增富1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擬于未來六個月內,減持不超6%股份,合計約4.68億股。

    該資管計劃為招商基金子公司招商財富管理,其于2016年4月,斥資19.5億元參與中弘股份定增項目,迄今虧損超50%。

    以獲配股數與獲配金額計算,招商財富參與定增價格為2.82元,后經過2次分紅除權,招商財富持股增至9.674億股,每股成本降為2元。

    2018年3月27日 - 6月28日期間,招商財富已累計減持1.68億股,套現金額近1.93億元,目前仍持有8億股。

    按照今日(9月27日)收盤價0.93元,招商財富持有的8億股市值約7.44億元,意味著,招商財富已“浮虧”10.13億元,虧損幅度超51%%。

    此外,齊魯資管、國都證券合計浮虧近10億元。

    退市“幫兇”:52億債務違約

    不斷增長的債務違約,是將中弘股份一步步逼向“退市”的另一大幫兇。

    2018年以來,中弘股份已累計刊發18篇債務逾期公告,逾期債務金額不斷增加,截止9月26日,中弘股份的逾期債務規模高達52.35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8月9日,中弘股份曝出的2筆逾期債務中,借款利率奇高,其中,子公司借款的4.98億元,利率達11%;以及3個月前,中弘股份借款3.3億元,利率竟高達24%。

    不惜借貸利率高達24%的“高利貸”,可見中弘股份為了還債,已窮途末路。

    面對不斷新增的違約債務,中弘股份的凈利潤、現金流早已苦不堪言:

    2018年1-6月份,凈利潤虧損13.78億元,同時,公司預計1-9月份巨虧幅度超21億元。

    另外,根據歷年的財報數據,自2013年至今,中弘股份經營性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為一直為負。

    6月28日,大公國際評估將中弘股份信用評級下調為“CCC”,意味著公司基本已經失去在資本市場融資的資格。大公認為,中弘股份在資本市場公信力下降,償債來源大幅縮減,償債能力很弱。

    而中弘股份,僅僅是2018年中國債務違約潮中的一個縮影。

    25家民企,逾650億違約債券

    2018上半年債券違約來勢洶洶,經歷短暫平靜之后,9月份債券違約潮再起。

    9月25日、26日,5家企業的6只債券集體宣告違約,涉及金額達68.9億元。

    上述6只違約債券,只是3季度的冰山一角。

    根據Wind數據統計,截止9月26日,9月份已經9家公司的13只債券發生違約,涉及債券余額合計約169.9億元。

    另外,三季度多達22家企業的38只債券違約,涉及的債券余額超397億元。

    不論違約債券數量、違約金額,3季度已經遠超2018年上半年規模。

    截止9月26日,2018年已經有25家企業的63只債券發生違約,涉及債券余額累計達650.31億元。按月度分布情況來看,7月、9月系債券違約高峰期,單月違約金額均超過170億元。

    3季度與上半年違約事件有一個相同的特征:

    債券違約的主體基本上都是民營企業,上市公司亦是重災區,6家公司違約金額達到219億元左右,占比近半。

    債務違約,為什么受傷都是民企?

    在這輪債務違約潮中,一個不能不忽視的事實:2018年已發生債務違約的主體全部為民營企業,延續了2017年以來的趨勢。

    而自2017年開始,國企漸漸淡出債券違約的“江湖”,而民營企業成為債券違約的常客,而且違約數量、違約資金仍在不斷放大。

    為何會民企違約潮持續,而國企違約事件減少或消失的現象?其背后原因主要有以下4個方面:

    第一,環保+去產能,使得國有企業利潤增速遠超民營企業;

    第二,資金成本回升期,民營企業財務費用上升幅度更大;

    第三,金融強監管+去杠桿,加劇了民營企業再融資的難度;

    最后,民營企業,獲得銀行信貸融資的劣勢依然存在。

    另外,2018年的違約潮有一個特點:行業分布分散,范圍更廣,不僅僅是夕陽行業和效益差的企業,說明監管因素導致的融資收緊是大范圍的。

    還債的時候,到了

    2018年債務違約潮,其實早在2015-2016年債券牛市中就埋下了種子。

    2015-16年,公司信用債大幅擴容,尤其是2015年1月證監會發布了《公司債券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將公司債發行主體擴大至所有公司制的市場主體。

    自此之后,公司債大規模不斷增長:

    據wind數據統計,2016年發行的公司債創出歷史新高,達26864億元,大部分公司債的期限為3年,2018年進入第一波債務償付高峰期。

    2015-16年公司債大規模增長,卻沒能有效拉動投資,企業通過各種手段加杠桿,債務、利息越滾多,一旦資金面縮緊,借貸困難,緊繃的資金鏈就會出現問題。

    一個非常值得深思的數據:

    2017年發行6952只債券,用于償還借款的債券有2803只,占比為40%;

    2018上半年發行2689只債券,用于償還借款的債券有1385只,占比超50%

    另外,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9月20日,今年企業債累計發行量1309.6億元,較去年同期減少1400.25億元,規模慘遭腰斬。

    光大證券指出,目前債券市場對民企債規避情緒較重,融資環境惡化導致流動性風險進一步上升。此外,相比于國企,民營企業外部資源較少,銀行信貸資金亦更偏好國企。

相關文章: 更多關于債務 民營企業 的報道

  • ·債務違約超650億!為什么“踩雷”都是民營企業?(2018-09-28)
  • 據不完全統計,2017年,廣東全省資金鏈斷裂類矛盾總數61宗,其中2016年轉存數28宗,2017年新增數33宗,已化解44宗,結余17宗,矛盾化解率72.1%。

    在信息爆炸但有價值內容卻越來越稀缺的今天,“時代財經”將提供差異化的垂直報道、世界級智囊的卓見,讓各圈層目標讀者快速掌握財經要聞與前沿思想。

    上海迪士尼樂園開園逾一月,距離迪士尼度假區大約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沒有想象中熱鬧。

    不僅是新崛起的航空公司,就連三大航也只能選擇向二三線城市下沉。但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會為這些航空公司提供高額的補貼。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7月18日,中糧集團在京召開改革戰略重組啟動大會,公布了兩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紡,其二是公布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方案。

    2011年6月30日,伴隨著京滬高鐵的正式運營,時任京滬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滬高鐵公司”)的董事長蔡慶華,寫下了“朝辭天安門,午逛城隍廟”的詞句。

    7月18日,中糧集團在京召開改革戰略重組啟動大會,公布了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方案。

    9月20日,廣東省70.4229億元政府債券在上交所公開招標發行,各期限平均認購倍數為35.6倍,迅速刷新了9月17日寧波90億元地方債中,單只債券認購倍數達34.25倍的紀錄。

    作為一家獨角獸公司,柔宇仍然在飛快長大。上一輪融資它的估值是11億美元,“目前估值已經比上一輪要高出好幾倍了。”劉自鴻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湖北省福利彩票官网 彩票源码搭建一条龙 11选5最高多少倍 超级大乐透近300期开奖 江苏7位数预测 新时时彩中大奖 网上玩时时彩赚钱是真是假 甘肃11选5中奖图片 赛车系统下载安装 江苏35选7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