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央企改革攻堅 對接國資委難題待解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6-07-26 03:01:15
  • [摘要] 7月18日,中糧集團在京召開改革戰略重組啟動大會,公布了兩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紡,其二是公布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方案。

    時代周報記者 楊凱奇 發自廣州

    “那是集團總部的事,與我們無關,我們一概不知。” 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中糧地產辦公室副主任韓冬如此表示。

    7月18日,中糧集團在京召開改革戰略重組啟動大會,公布了兩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紡,其二是公布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方案(以下稱“國資投資公司”)。其中的第二點被視作國企改革推進的重要成果,也是國企改革進入攻堅期的信號燈。

    成立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是國企改革的一大抓手,按照改革預期,中糧將會轉型為國有資本投資平臺,既可下放權力,增強企業活力,又可利用資本力量,更好地按照國家意志進行產業布局。同時,在中糧的改革方案中,國有資本投資公司還被賦予資源整合的職能,從中糧兼并中紡開始,未來國企重組手段可能發生變化。

    “原來的重組辦法就是依賴行政指令,未來可能更多通過資本的手段,按照企業意愿完成兼并。當然,國家意志仍然會占主導地位。”CEI中國企業研究所秘書長唐大杰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稱。

    中糧將會怎么做,令從中央直屬到地方管轄的各個國有企業們駐足以待。此次方案公布,力度不可謂不大:預期改組完成后,中糧將形成“集團總部資本層-專業化公司資產層-生產單位執行層”三級架構,集團總部的職能部門將從13個壓縮到7個,總部人員將減少6成。

    改革的進一步細節仍有待觀望:哪些部門會被裁撤?裁撤后的職能將歸于何處?調整后的人員如何安置?對此,中糧內部守口如瓶。中糧集團公關負責人于雪告知時代周報記者:沒有更多消息透露,一切以中糧官網公布的方案為主。

    在中糧公布改革方案前,7月14日,國資委公布了新一批試點名單:選擇神華集團、寶鋼、武鋼、中國五礦、招商局集團、中交集團、保利集團7家企業開展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國資投資公司作為國企改革的“拳頭產品”,正在加快推進中。

    兼并抓手

    中糧于2014年7月15日成為央企改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的兩家試點之一。時代周報記者致電另一家國資投資公司試點—中國國投,其公關負責人表示,國投公司試點方案正在制定中,相關細節暫不便透露。

    探索從“管人管事管資產”到“管資本”模式,中糧用了整整兩年。兩年之間,即使是研究國企改革多年的專家,對中糧的試點情況亦多不知情。


    2014年,中糧新聞發言人殷建豪向《財新》記者透露,選擇中糧作為試點,是因為“經過梳理、優化和調整,中糧集團目前已基本形成以糧油食品為核心主業的投資公司型組織架構,具備了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的雛形。”他認為,成立國資投資公司試點“將是中糧發展的一個重要契機。”

    國企研究者、上海天強管理咨詢總經理祝善波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此次國資投資公司試點改革方案與中糧兼并中紡同期公布,顯示國資投資公司與重組兼并存在某種關聯。重組與國資投資公司試點往往相伴而行,新公布的7家試點企業全都面臨著兼并重組。

    在中糧公布的方案中提到,“歷時一年,中糧系統地完成了《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方案》等重大政策配套,將使中糧突出糧油食品主業、整合資產、打造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和食品安全的主體,成為我國農糧食品領域的國有資本投資平臺、資源整合平臺和海外投資平臺,在國有資本布局結構調整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

    僅針對中糧本身而言,重組中紡與國資投資公司改組,都是晉升為“國際大糧商”的一種手段。“壯大主業”成為中糧《方案》中的高頻詞。唐大杰認為,將中紡整合進自己的產業鏈條中,是中糧以資本力量打出的第一槍。但重組面臨現實困難:中糧近年來不斷虧損,將中紡原有糧油業務整合進來,是否能夠輸血,效果存疑;而中紡的紡織業務與中糧的本業相差頗大,產業整合考驗著中糧領導層的智慧。

    韓冬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關于國資投資公司改革的事宜,目前尚未傳達到中糧各分公司,“暫時還是會按照原來的方式走”。但根據中糧公布的改革方案,各分公司將不會歸總部直接管理,而是由下設的各專業化公司(平臺)以參股方式監管,專業化公司(平臺)對立項有規劃和運營權。因而分公司與專業化公司還將存在銜接過程。專業化公司的構建、與分公司的銜接,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對接國資委

    “此次中糧提出的試點方案中,只涉及企業內部,與國資委的監管體系依舊未得到理順。”祝善波此前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應該是國資委自身轉變職能的手段,從中糧的方案上看,還未發現與國資委對接的跡象。

    在今年年初,國資委主任肖亞慶甫一上任,便面對國資委如何完成自我革命的問題。“國資委對這個問題一直在思考,一直在謀劃,也一直在推進。”肖亞慶表示,“一是要轉變定位,要向以管企業為主向管資本為主轉變,要優化、精簡、調整國資監管事項。二是要把兩個清單搞清楚,一個是權力清單,再一個是責任清單。做到該管的要科學管理,堅決到位;不該管的要退出來,讓企業作為市場競爭的主體。”

    祝波善認為,從管企業為主向管資本為主的職能轉變,在形式上就是要求國資委從具體的企業管理中退出,“最好的情況是,有幾家由國資委直接監管的國資投資公司,每家能覆蓋幾個行業。現實情況是在央企進行試點,成為行業內的投資公司。這可能是考慮到改革難度以及國家戰略布局的需要。國投公司的試點可能可以達成這個目的。”

    2015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其中亦提到,“國有資產監管機構依法對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和其他直接監管的企業履行出資人職責,并授權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對授權范圍內的國有資本履行出資人職責”。指出國資委應對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履行出資人職責,國資投資公司所管理的國有資本亦來自于國資委的授權。

    中糧此次只公布了內部的監管規則,包括設立綜合風控管理部門,統籌審計、法律、質量安全和風險控制等綜合監督職能,由集團董事會直接領導;設立審計垂直管理體系,外派專職董事、監事,對國有資本進行監管、風險預警跟蹤以及科學評估。并確立了對各專業化平臺公司的預算指標,對指標進行剛性考核等。

    推動混改

    “業內人士都了解,十八屆三中全會最重要的一個主題,就是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造。”祝波善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唐大杰亦認為,國有企業引進民營資本,獲得新的活力,是國企改革一條極其重要的出路。

    殷建豪曾透露,中糧試點在資本引進方面,會以混合所有制作為配置資源的主要手段,在下屬企業引入其他所有制的產業資本、社會集合資本、私募股權等戰略投資者。

    中糧《方案》中亦提到:“中糧探索的是一條有進有退的優化資本布局之路。”中糧將在聚焦核心業務的同時,推動非核心業務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淘汰退出非主業不良資產,實現資本證券化。

    “雖然國家一直在推動混改,但幾年下來效果并不理想。”唐大杰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他所接觸到的民營企業家,“很少愿意投資國企。”主要是因為國企行政化的弊端挫傷了民營企業入股國企的熱情。

    《意見》指出,到2020年,在國有企業改革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應該取得決定性成果,國有企業公司制改革基本完成。多位專家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國企目前面臨的問題錯綜復雜,頭緒紛繁,要在2020年完成改革,國資委時間緊迫,任重道遠。

相關文章: 更多關于國資委 難題 的報道

  • ·捐贈豈能太大方 國資委為央企設限(2009-12-24)
  • ·國資委掌門易主(2010-09-02)
  • ·國資委重拳出擊 徹查央企表外資金(2012-02-16)
  • ·金融國資委猜想(2012-03-29)
  • ·國資改革風暴(2014-07-24)
  • ·2015國資改革或換思路(2014-12-31)
  • ·袁緒程:國資真改革,先動國資委(2015-02-03)
  • ·國資委“變臉”在即(2015-03-03)
  • ·跳出“婆婆+出資人”窠臼,肖亞慶力推國資委自我革命(2016-04-19)
  • ·中央巡視組發話 國資委加速央企改革(2016-07-19)
  • 2011年6月30日,伴隨著京滬高鐵的正式運營,時任京滬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滬高鐵公司”)的董事長蔡慶華,寫下了“朝辭天安門,午逛城隍廟”的詞句。

    7月19日,上海金融綜合監管聯席會議暨自貿試驗區金融工作協調推進小組會議在市政府召開,上海副市長周波、市政府副秘書長金興明出席會議。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橋西南側,一幢約20層的現代化玻璃幕墻大樓,被圍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墻內。走近大院,懸掛在院門右側的門牌一眼可見,上面寫著: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

    在經歷了火熱的招商擴張之后,韓束自稱已擁有10萬人的微商代理團隊。

    上海迪士尼樂園開園逾一月,距離迪士尼度假區大約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沒有想象中熱鬧。

    作為一家獨角獸公司,柔宇仍然在飛快長大。上一輪融資它的估值是11億美元,“目前估值已經比上一輪要高出好幾倍了。”劉自鴻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在信息爆炸但有價值內容卻越來越稀缺的今天,“時代財經”將提供差異化的垂直報道、世界級智囊的卓見,讓各圈層目標讀者快速掌握財經要聞與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糧集團在京召開改革戰略重組啟動大會,公布了兩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紡,其二是公布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方案。

    光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張洋洋曾向媒體詳細闡述了這一不同:光啟的很多想法“太新了”,傳統科研機構可能需要討論立項、層層審批,等到條件成熟“黃花菜都涼了”。

    馬云背后的“女神”終于走上前臺,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馬云真正的王牌——她執掌阿里巴巴龐大的金融帝國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

    ?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双色球十大专家杀号 安徽快三预测当期和值 欢乐三张牌下载官方 东方心经a面 北京pk1o走势图冠亚 网赌通比牛牛技巧 南粤风彩36选7走势图 麻将二八杠洗牌手法 福彩浙江6加1 麻将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