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家深圳獨角獸,CEO拿3000塊工資,飛100萬公里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6-07-19 03:07:44
  • [摘要] 作為一家獨角獸公司,柔宇仍然在飛快長大。上一輪融資它的估值是11億美元,“目前估值已經比上一輪要高出好幾倍了。”劉自鴻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時代周報記者 劉巍 發自深圳

    “技術上,我們有信心地說,至少領先同行業兩至三年的時間。”說這話的時候,柔宇科技CEO劉自鴻面帶微笑。

    作為一家獨角獸公司,柔宇仍然在飛快長大。上一輪融資它的估值是11億美元,“目前估值已經比上一輪要高出好幾倍了。”劉自鴻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作為一家科技企業CEO,1983年出生的劉自鴻在過去數年中像柔宇本身一樣,經歷快速的變化和成長。

    柔宇科技的背后,是IDG資本、中信資本、基石資本、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松禾資本、源政投資、富匯創投、Alpha Wealth、Jack and Fischer Investment以及美國KIG資本等一批國內外著名風險投資機構和投資人。

    僅僅兩年多的時間,柔宇就拿到了四輪風險投資,進入價值超10億美元公司的全球“獨角獸”俱樂部。

    總部安在深圳的柔宇科技何以成為全球獨角獸?

    在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主任陸健看來,“黑科技”企業不斷在深圳涌現的原因有兩個:冒險精神、活躍的資本市場和政府政策的支持。

    希望深圳誕生斯坦福和伯克利

    柔宇科技成立短短四年,回顧起來每一步似乎都穩當又精準,或者運氣絕佳。

    2012年,柔宇科技成立,從創立伊始即在中國深圳、美國硅谷及香港同步運營。“因為原先在加州工作,對那邊熟悉,資源也不少,而深圳的產業鏈比較成熟—兩地各有各的人才。”

    深圳的環境給了柔宇很好的開始和發展。

    作為移民城市,“深圳和美國硅谷的共同點在于都有開放多元的移民文化及活力四射的各種環境,來自不同地域、不同背景、敢闖敢試的人聚集起來,碰撞出創新的火花,這是很多城市所不具有的特征。”劉自鴻說道。

    如陸健所說,深圳市政府給了柔宇歸國團隊有力的支持,團隊獲得深圳“孔雀計劃”支持。劉自鴻此前亦曾對媒體表示:深圳吸引海歸人才回國創業的“孔雀計劃”以及對創業團隊的扶持政策,對柔宇早期的發展至關重要。

    關于劉自鴻的一個故事是,由于在深圳和美國兩地同時設立公司,他白天8小時處理美國事務,晚上8小時處理深圳的工作,每天工作時間超過16個小時,幾年來中美往返的旅程超過100萬公里。

    美國有資源,而深圳有不可替代的產業鏈。

    “深圳的電子產業鏈非常發達,這在美國硅谷是沒有的。深圳毗鄰香港,地理位置優越,面向世界客戶,特別是出臺了很多吸引高層次人才的開明政策,使得我們這些海歸能夠安定下來,集中精力加速產品和技術研發。”劉自鴻說道。

    在研發過程中,柔宇科技對外界一直保持沉默。與其他依靠技術領先和技術沉淀作為基礎的科技公司一樣,柔宇初創團隊度過了幾年“CEO劉自鴻只拿3660元工資,朋友都不知道他們在干嗎”的開發歲月。

    因為技術難度實在不小。

    柔性屏,按照廣泛傳播的說法就是“將大廈建在豆腐上”,“與液晶屏不同的是,制作柔性屏要在一片極薄的薄膜上做出千萬個晶體管,再把發光的材料做上去。這對技術和工藝的要求非常高,但柔宇做到了。”劉自鴻說道。

    柔宇開始爆發。

    2016年1月,柔宇科技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被路透社評選為2016年CES最佳(“The best of CES 2016”)。

    這只是無數獎項當中的一個。

    柔宇的創始人分別畢業于美國斯坦福大學和清華大學,都是曾任職于世界500強知名IT企業的海歸博士—劉自鴻說,辭職創立柔宇時,多數創始人的工作年限都超過了七年。

    劉自鴻希望,深圳能在人才培養上增強并誕生類似硅谷的斯坦福、伯克利等頂級高校,“這會大大加速深圳的科技創新步伐”。

    像馬斯克一樣熱愛冒險

    每一家公司,起碼在初創階段,總是深深打上創始人的烙印。而作為移民城市和創新城市,全國各地的冒險家都被深圳吸引,聚集于此。

    “說實話,我對功名利祿沒啥興趣”,劉自鴻對時代周報記者說,作為一個獨角獸公司CEO,劉自鴻如此表態卻顯得格外可信。

    談起特斯拉創始人伊隆·馬斯克時,劉自鴻一向淡淡的目光開始變得灼熱發光,“他是一個熱愛冒險的人”。

    “企業家里面,伊隆和喬布斯都有很值得尊敬的地方。他們特別敢于冒險,但又敢于落地。伊隆做的那么多事情,有些連國家都不敢做。而且他們都是那種對于產品,對于技術特別執著的企業家。”

    劉自鴻認為,人都喜歡冒險,而他覺得“我能承受的冒險程度會大一些,我喜歡一件事情,可以不顧其他的東西”。


    劉自鴻出生于江西撫州,排行第四,有三個姐姐。

    他初中癡迷打臺球,每天花數小時逃課泡在小城的臺球廳打球,“有時候一個人打幾小時”,為了研究球技;上了高中仍然拿了物理化學兩項全國奧賽獎,得到清華化學系保送名額,但是放棄,理由是自己更喜歡物理—17歲如愿以償,以江西撫州高考理科狀元身份進入清華大學;23歲,從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并獲碩士學位,同年進入斯坦福大學;3年后,自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他是該系有史以來拿到博士學位用時最短的畢業生。

    劉自鴻在2009年美國經濟寒冬進入IBM,工作到2012年回國創業—帶著近30項已申請或授權的專利。

    研發并非沒走彎路。2013年,創立一年多的柔宇就開發出一款厚度為0.1毫米的柔性屏樣品,創造了世界紀錄。但由于這塊屏的卷曲半徑達不到理想標準,劉自鴻決定推倒重來,完全調整技術路線和設計方案。

    在時常被指“浮躁”的創業圈,劉自鴻身上帶有一種難得的克制、清醒和淡定,他自己將這歸功于臺球。

    “能把我打急的人幾乎沒有”,唯一印象深刻的、被人贏過的一次,劉自鴻也沒有放在心上,“越急越容易輸”。

    一切舉重若輕。

    技術路線錯誤、重來,并沒有耽誤柔宇的技術領先,劉自鴻一直自信柔宇團隊“三年努力抵其他創業公司八九年”,他說,某晚加班加到深夜1點半,他在公司見到長椅上睡著一個姑娘,那是一個員工的女友。尷尬之余,劉自鴻得意于自己團隊的拼命。

    據報道,在公司員工眼中,這位30歲出頭的CEO工作狀態“很可怕”,經常看到他凌晨兩三點發來郵件,第二天一大早又出現在公司。

    劉自鴻如此描述他的典型一天:每天5點多從深圳南山家中起床,6點多到位于科興科學園的公司,趁著公司其他人都還沒到,在接下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里思考很多問題,然后開始一個CEO處理事務的繁忙一天,直到晚上八九點甚至更晚,才會離開。

    柔性屏將量產進入消費電子市場

    柔宇的研發人員占員工總人數近80%,稟承“行勝于言”的學風。

    2012年,劉辭職創業。有了創業想法及初期啟動資金后,劉自鴻找到同樣畢業于清華和斯坦福的師兄余曉軍一敘。兩人在紐約紛飛的大雪里,坐在車里聊商業計劃和技術以及產品,直到車子被大雪埋了,都未發覺。

    當時余曉軍在美國已經成家立業,能爽快答應回國,并不容易。

    “從車里出去的時候,他說回去跟老婆溝通,他老婆同意之后,他回來說,得跟丈母娘溝通。”—余曉軍夫妻二人都是清華、斯坦福畢業,在IBM工作—工作穩定,過著中產的生活。劉自鴻暗自猜測,余的丈母娘“估計在想什么人要把我女兒跟女婿給騙走”。

    劉自鴻深夜開車去余曉軍岳母家做了“路演”,聽眾是余曉軍夫婦和岳父母。

    講完之后,岳父說“你這個東西非常有前途,要做好保密工作”;岳母則在多次打斷劉自鴻的講述并問了許多技術問題后,給他做了一頓餃子,“他家是山西的,山西的醋很好吃”。

    之后,余曉軍夫婦賣掉紐約的房子,帶著孩子與劉自鴻一起回到深圳。

    柔宇團隊最初只有四五個人,基本為“清華+斯坦福”背景,漸漸擴展至100多人。當下團隊成員大多畢業于名校,如清華、北大、斯坦福、康奈爾、普渡、港科大等,其中很多人曾就職于如IBM、Intel、HP、美國應用材料公司、西門子、安捷倫等知名企業。

    劉自鴻說,目前柔宇的員工已有五六百人,今年底將達到1000人,三五年內將增加到數千人。

    而柔性顯示屏,依托深圳成熟的消費電子生產線,在資本方龐大的資金支持和地方政府的土地支持下,將在不遠的將來走向量產。

    劉自鴻向時代周報記者獨家透露,柔宇的柔性屏在量產之后首先會是屏幕,“像手機、平板這樣的大小的屏幕,我們的定位是直接進入到消費電子市場”。至于柔性“顯示+觸摸屏”,劉自鴻透露柔宇也已經有了。

    “我們現在有技術的優勢,需要把它盡量產業化,能夠應用到更多產品當中去。柔宇成立的目的并不是研究,而是要把其產業化,帶來生產價值。這也是我們為什么成立柔宇公司而不是成立研究所的原因。”劉自鴻說。

相關文章: 更多關于獨角獸 深圳 工資 的報道

  • ·這家深圳獨角獸,CEO拿3000塊工資,飛100萬公里(2016-07-19)
  • ·深圳“保四”(2010-12-02)
  • ·深圳小產權房上演拉鋸戰(2010-12-09)
  • ·深圳口岸警戒升級嚴防H1NI(2009-07-08)
  • ·深圳破關:特區面積將增五倍(2009-07-14)
  • ·深圳大學腐敗案追蹤(2009-07-14)
  • ·法治政府指標 深圳首創(2009-07-16)
  • ·深圳“封殺”興業銀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閑置土地糾紛真相(2009-07-17)
  • ·深圳:戶籍改革十年之癢(2009-07-17)
  • 2011年6月30日,伴隨著京滬高鐵的正式運營,時任京滬高速鐵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滬高鐵公司”)的董事長蔡慶華,寫下了“朝辭天安門,午逛城隍廟”的詞句。

    7月19日,上海金融綜合監管聯席會議暨自貿試驗區金融工作協調推進小組會議在市政府召開,上海副市長周波、市政府副秘書長金興明出席會議。

    北京昆玉河畔,木樨地橋西南側,一幢約20層的現代化玻璃幕墻大樓,被圍在一圈并不高大的墻內。走近大院,懸掛在院門右側的門牌一眼可見,上面寫著: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

    在經歷了火熱的招商擴張之后,韓束自稱已擁有10萬人的微商代理團隊。

    上海迪士尼樂園開園逾一月,距離迪士尼度假區大約6公里的川沙老街并沒有想象中熱鬧。

    作為一家獨角獸公司,柔宇仍然在飛快長大。上一輪融資它的估值是11億美元,“目前估值已經比上一輪要高出好幾倍了。”劉自鴻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在信息爆炸但有價值內容卻越來越稀缺的今天,“時代財經”將提供差異化的垂直報道、世界級智囊的卓見,讓各圈層目標讀者快速掌握財經要聞與前沿思想。

    7月18日,中糧集團在京召開改革戰略重組啟動大會,公布了兩件大事:其一是正式兼并中紡,其二是公布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方案。

    光啟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張洋洋曾向媒體詳細闡述了這一不同:光啟的很多想法“太新了”,傳統科研機構可能需要討論立項、層層審批,等到條件成熟“黃花菜都涼了”。

    馬云背后的“女神”終于走上前臺,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馬云真正的王牌——她執掌阿里巴巴龐大的金融帝國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

    ?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九九娱乐下载 领头羊时时彩最新全天计划 二人麻将下载不联网下载 北京比赛pk10直播开奖 世界杯投注软件 248彩票APP 易算pk10手机版 二人麻将赢钱技巧 双色球模拟投注 江苏快3奖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