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明奇案一周年:血案改變了很多人的一生,卻未能阻止當地的拆遷進程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2-05-24 01:01:58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今年初,臨川區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錢明奇的兒子給去年被免職的臨川區委前書記傅清和前區長習東森寫感謝信。

    熊小蘭和父親熊文生,因錢明奇一案提前拿到補償,但新修的房子或許仍將被拆。——本報記者 洪若琳 攝

    本報記者 洪若琳 發自江西撫州臨川

    過去的整整一年里,錢寒勇經常在噩夢中驚醒,他說,夢中總看見父親慈祥的面容,父親對他說,孩子,帶著弟弟妹妹,好好活著。

    這也是父親最后一次去武漢見他時,對他重復說起的話。當時不以為意的錢寒勇,不會想到,這句話竟變成他日后揮之不去的夢魘。

    然后呢?沒有然后了,父親已經不在了。每每在夢中憶起這個細節,錢寒勇的內心就荒涼得無法承受,遽然驚醒。錢寒勇心中,有著對父親的深深愧疚,但更多的是仇恨。

    錢寒勇出生于1981年,2011年,本是他的而立之年,但這一年中,他卻遭受了有生以來的最大打擊。那一年5月26日,父親錢明奇在自己的家鄉撫州臨川,制造了嚴重的爆炸事件,目標直指撫州市檢察院和臨川區政府大樓,而錢明奇本人,也在那場爆炸中當場身亡。

    除錢明奇外,兩名無辜的保安也死于這場爆炸案。

    這起因拆遷而針對政府的爆炸事件,在新中國歷史上并無先例。

    強拆之禍

    就算沒有制造震動全國的爆炸案,錢明奇在撫州,也是個名人。

    自2002年房子被拆,每一年,他都會用紅漆在自家門口上寫控訴對聯,一直寫到2011年。爆炸案后,人們路過那棟被警察日夜看守的房子,討論著它的主人,有人說他是英雄,有人說太不值得。

    一年后,這棟古舊矮小的房屋,墻面已被刷白,在路邊并不顯眼,沒有生氣,一如錢家人這一年來的沉默。

    “5·26”爆炸事件發生后,錢寒勇沒有當眾流過淚,但他經常一個人去離家不遠的夢湖邊坐著,只有在那個時候,他才會失聲痛哭。

    這是錢家人共有的性格。爆炸案后第三天,錢寒梅單獨面對媒體記者時,并未表現出遭遇這種經歷的人常有的激動情緒,甚至看不出是否悲傷。但接觸過錢家的人說,這一年,錢寒梅變得不愛說話了。但她有一個公開的微博賬號,叫“錢明奇的女兒”,關注的仍然是各地被強拆的信息,話語中滿是憤怒和不平。

    時隔一年后,時代周報記者嘗試給錢寒梅發私信,但沒有收到回復。錢寒勇對時代周報記者說,“我妹妹需要安靜的生活,不想被打擾,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我。”作為長子,他承擔起了所有的責任和壓力。

    錢家現在有兩棟房子,一棟是錢明奇生前居住過的;與此相隔不遠的,是一棟剛剛封頂的七層樓房。爆炸案后,錢寒勇成為家中的頂梁柱,他和當年的父親一樣,立志要給家里人蓋一棟最好的房子。

    “這也是我父親的遺愿。”他說。這個長子處處透露出和父親一樣的倔強性格。

    錢明奇出生于1959年,在爆炸案中身亡時,年僅52歲。上世紀80年代,錢明奇就在撫臨路魚苗塘公路邊蓋起三間臨街門面房,經營小本生意。后來,錢明奇成為當地第一個經營殯葬用品、賣冰棺的人,錢家的日子漸漸好了起來。錢家不缺錢,錢寒勇說,父親一年能賺20萬元,“我父親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尋找一份所謂的真理,更是為了維護自己做人的最基本的尊嚴”。

    如果不是連續遭遇拆遷,錢明奇也許不會那么執著。

    1997年昌撫公路改造,錢家三間門面房在拆遷之列,按當年補償標準計算,錢被拆遷的房屋補償應該為460元/平方米,但實際上他只拿到106元/平方米的補償費。

    這是錢家遭遇的第一次拆遷。當年的錢明奇自認倒霉,拿著不多的補償款,和其他村民一起被安置到鄧家村。

    2000年,他傾其所有,又借了一筆債,在安置地上蓋起一棟5層的商住樓,房子甚至修有地下室,總計6層。錢寒梅說,蓋房子花了50萬元,是附近一帶最好的建筑。“我爸爸說,這一輩子就打算做這一棟房子,是按照可以防地震的標準來做的,根本沒想過會拆。”

    好景不長,兩年后,錢明奇再次收到一紙房屋拆遷決定書。

    十年上訪路

    這一次還是為了修公路。2001年12月6日,撫州市召開京福國道主干線溫家圳至沙塘胰高速公路項目的建設征地拆遷工作動員大會。該項目建設征地2812畝、拆遷房屋逾12萬平方米,投資47.33億元,是當時江西省公路建設投資額最大的項目之一。

    建設投資巨大,但給拆遷戶的補償標準,卻讓所有人不滿。當年賠償標準是,混鋼結構房屋360元/平方米,而且,簽訂的協議中,并沒有向拆遷戶提供安置土地的條款。

    錢明奇覺得,自己做房子時花費很多,投入的資金遠高于賠償價格,而且房子又有臨街商鋪,還屬國有土地,應按《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中規定的,以當年580元/平方米的標準進行賠償,對個人建設住宅用地,也應有所安置。

    更何況,拆遷戶們還發現一份關鍵文件被篡改的證據,篡改內容隱瞞了當時關于應當給予拆遷戶土地安置政策的部分。他們算了一筆賬,質疑時任撫州市臨川區區長,在這次征地經費中,克扣補償款近千萬元。

    為此,錢明奇連同另外七家拆遷戶,集體走上司法維權和信訪道路。這一走,就是近十年。

    錢明奇窮盡司法手段,足足打了十年官司。其間,他多次赴京上訪,進過截訪的黑監獄。錢明奇還曾在當地法院絕食四天。張來義、黃正根是陪錢明奇進京上訪次數最多的人。至今,錢明奇家中的墻上,還掛著一幅他面向天安門廣場的相片,其生前所用的微博賬號頭像,也正是這張相片。

    錢明奇只有小學三年級的文化,維權后期,他開始學著用電腦,打印資料,上網申訴。上訪戶熊小蘭說,“他總是讓我也去買一臺電腦,學上網。”

    維權第九年,2011年11月,和錢明奇一起打官司的,有六戶最終接受臨川區政府給出的補償方案,如張來義和黃正根,就同意接受一次性38萬元的貨幣補償。按此方案,錢明奇可獲得43萬元的補償,但補償方案中未提及宅基地安置,錢明奇不同意。

    自此,上訪“聯盟”瓦解,錢明奇開始孤身“奮戰”。

    爆炸案后,一撥又一撥記者前往撫州采訪。當年5月27日凌晨,張來義還在家中接受采訪,聊錢明奇的生平與為人,聊十年上訪經歷。

    5月31日,張來義順利拿到了38萬元。但錢家的補償就沒有那么順利了。當地政府與錢寒勇協商調解,給出兩個選擇—要么接受原定的集體土地性質和相關賠償金額,拆遷事情就此全部解決;若不接受,錢家必須承擔其他傷亡者的全部賠償。

    錢寒勇無奈接受父親生前拒絕了的條件。國有土地拆遷,安置時卻是集體土地的標準,錢寒勇覺得荒謬之極。之后,認領父親遺體,與母親合葬。夜色中,憶起目睹父親遺體的情景,一直克制的錢寒勇摸了摸鼻子,沉默,哽咽。

    爆炸陰云

    因為撫州爆炸案而破裂的,不只是錢家。爆炸案后,保安何海根家人對媒體回憶,何的左手被炸沒了,死時身上只剩下一條短褲,情狀慘不忍睹。

    而另外一位保安徐應福,事發時去攔錢明奇裝有炸藥的汽車,也在這場爆炸案中身亡。

    一年前,走進徐家,人們甚至看不到一件像樣的家具,用紅磚堆建起的簡易平房,進門后一眼便能看到偌大的毛主席畫像,除幾張竹凳和勞作工具,徐家家徒四壁,沒有其他擺設。

    在兒子徐田榮眼里,父親與世無爭,安于現狀,從不與人爭吵。攔住錢明奇的汽車,是他工作中的再正常不過的一部分。

    那時,徐妻坐在竹凳上,哭成一個淚人,穿著孝服的徐田榮,默默站在母親背后,拉著她的手,眼眶濕潤,但不敢哭出聲音。在即將到來的2011年夏天,他就要大學畢業了,可以出來工作幫補家庭,而父親卻永遠地離去了。

    一年后,徐家所在的村子集體搬到新村,徐家也蓋起三層新樓。但徐家的老房子,還貼著“守孝不知紅日落,思親常望白鶴歸”的白色對聯。

    一年后,徐田榮不愿意再回憶往事。“有些往事就讓它一切隨風吧。”徐田榮在發給時代周報記者的手機短信中如此回復。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錢寒勇最接受不了的是,錢明奇連一句話都沒有留給子女。“沒有遺書,我父親甚至來不及見到自己五天后即將出生的孫子。”錢寒勇帶著時代周報記者來到父母墓碑前,沉默還是沉默。

    父母皆死于非命,是錢寒勇的最大心結。他說,“活得比死還難受……”

    2011年6月4日,爆炸案后第9天,撫州市臨川區委書記傅清和區長習東森雙雙被免職。

    錢寒勇仍然憤怒,“習東森雖然被免職了,但還在享受生活,可我父親卻被逼死了。”

    2012年1月,因臨川區政府相關部門沒有履行相關協議,錢寒勇前去理論。接待他的是一名科室主任,突然叫他給去年被免職的臨川區委前書記傅清和前區長習東森寫感謝信,說他們是處于那個職位,才會有那樣的舉動。“他說,政府即將安排他們復出,需要有輿論支撐。無恥卑鄙到如此地步,要我感謝他們什么?感謝他們把我父親逼死了?”



    撫州拆遷是與非

    本報記者 洪若琳 發自江西撫州

    錢寒勇內心的仇恨,并非針對所有的官員。

    “事發后,新一屆政府給予了及時的安撫和幫助,雖然目的各不相同,但我作為平常老百姓,內心非常感謝市政法委黃牡香書記、區委李智富書記、方百春區長、公安局黃國平局長、饒加興副局長等領導。”在一份材料中,錢寒勇如此寫道。

    如果能和官員們和平相處,生活也能恢復平靜,錢寒勇愿意這么做。

    是非撫州

    這和父親錢明奇的態度有所不同。網上流傳的錢明奇與當地官員的電話錄音,就頗有深意。

    2011年2月24日,爆炸案前三個月,錢明奇打電話給習東森時說,宜黃拆遷的事情不該出現。

    習東森說:“你不要拿宜黃的事要挾我。”

    錢明奇回:“我不是要挾你,你是逼我,逼得我太深了,逼得我現在沒路走了。”

    2010年9月10日,撫州市宜黃縣鐘家在強拆遷中自焚,一死兩傷。此后,又發生縣委書記機場截訪、縣長醫院搶尸事件,這是當年撫州的最大新聞,也是因為此事,撫州“出名”了。在中央領導就此事批示后,宜黃縣委書記、縣長均被免職。

    而此次臨川區對相關官員的處理方式與宜黃如出一轍。緊急調任臨川區委書記的李智富,在宜黃事件后也曾被緊急調任為宜黃縣委書記,在當地被戲稱為“救火書記”。

    時代周報記者看到,錢明奇后來遞交的申訴材料里,開始出現宜黃的例子,錢明奇不止一次表示,要向鐘家學習。

    因上訪和錢明奇認識的臨川區熊博村村民熊小蘭,是最后一個和錢明奇通過電話的人,她本人也因此被當地公安機關關了五天四夜。

    那天機緣巧合,爆炸案發生前,熊小蘭在錢家附近,想找錢明奇吃早飯,電話撥通后,錢明奇讓熊小蘭帶上攝像機,去區政府大樓,不過要走遠一點。錢明奇還交代她,如果自己有意外,請熊小蘭代為照顧自己的子女。

    熊小蘭一聽就覺得不對勁,因為錢明奇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說過,要炸政府。當地官員不以為意,“你一直說要炸,幾年都沒炸。”

    有些后怕的熊小蘭再撥通錢明奇電話時,錢說,自己會作出“一個人的犧牲”。當日9時18分,撫州市檢察院停車場內傳來一聲巨響,隨后的半個小時內,撫州市臨川區政府大樓和東邊廣場接連發生了兩次爆炸。10時左右,熊小蘭被帶到公安機關問話。

    因這次巧合,熊小蘭也成為政府以“極高的效率”解決安置補償問題的對象。一年過去,熊小蘭家蓋起了新房子。

    雖然未解決的小問題不斷,她還在爭取,甚至,熊家新修起的房子,還有干部透露要再拆一次。不遠處,熊小蘭叔嬸家未修好的房子,還在遭遇另一輪與官方的博弈。

    熊小蘭甚至還要感謝被免職的前區委書記傅清,因為傅清剛到撫州時,第一個接訪的就是她熊小蘭,“那時候,我父親住在棚里,傅清書記給我們安排了廉租房。”這一點恩惠,熊小蘭記得清清楚楚。

    不過,熊小蘭最要感謝的,還是錢明奇。“他一個人的犧牲,造福了好多人。”

    拆遷在繼續

    不過,并非所有的拆遷戶都享受到熊家和其他七家上訪戶一樣的待遇。

    2002年,和錢明奇一同被拆遷的29戶人家,都經歷過至少兩次拆遷。幾乎所有的家庭,都是因為第一次拆遷而被安置于此。錢明奇的另一家鄰居,楊國祥和孔珍英夫婦,在上世紀90年代時遭遇了一次強拆,2002年與錢明奇成鄰居時又遭遇了一次強拆。2007年,楊家所經營的養豬場和種植場,同樣毀于一場強拆。

    這兩年,孔珍英聽鄉里的領導說,自己現在的豬棚,明年很有可能又要被征用開發了。如果屬實,這將是楊家的第四次被拆遷。

    時代周報記者第一次看到孔珍英時,是在爆炸案發生后的兩天,她拿著申訴資料要去找中央電視臺的記者,“中央電視臺的(報道),領導才能看到”。

    一年后,再見到孔珍英時,她搖搖頭,讓“領導”看到的愿望落空了,而楊家的大部分問題依然未解決。已解決的那一小部分問題,是兒子小楊在爆炸案后,和其他上訪戶一起,奔走了兩個多月才有的結果。這些拆遷戶在爆炸案發生后,有一些人繼續赴京上訪,有一些人則留在當地,共同攤錢請地方官員吃飯、消費,才解決了問題;而且,僅限于和錢明奇一同拆遷的那部分補償,其他方面,則沒有任何進展。

    從宜黃自焚事件,到臨川爆炸案,撫州土地上不斷激化的強拆矛盾背后,有著怎樣的背景?當地一位政府公務員介紹,撫州沒有工業,政府收入幾乎全靠土地財政,這也是當地政府不斷重復征地開發的重要原因之一。

    和大多數三線城市一樣,這里的樓盤廣告隨處可見。不過,如果抬頭看看,就會發現那些看上去氣派的高層電梯商品房,陽臺空空如也。

    一年過去,這些高層樓盤還在增加。當地人調侃,“腦子進了地溝油,才會來買這里的房子。”

    新修的公路倒是寬敞氣派,市政府周邊有斥資1.2億元建成的大劇院和建筑面積9000多平方米的大圖書館,不過,這里門可羅雀。錢明奇家不遠處,是一個偌大的新體育館,占地380畝,總投資2億元,但體育館內賽事很少,幾乎等同于閑置。

    離開撫州臨川,沿路參差不齊地坐落著低矮平房和高大樓盤,空氣中,彌漫著塵土。而工地上,“建好城市、管理城市、美化城市,臨川更美好”的標語提醒著過路人,這座小城里的征地開發進程依然在繼續。

相關文章: 更多關于錢明奇 爆炸 拆遷 的報道

  • ·錢明奇案一周年(2012-05-24)
  • ·南京爆炸問責(2010-08-05)
  • ·巧家爆炸案疑云密布(2012-05-17)
  • ·臨汾爆炸:急躁的煤炭外運(2013-01-09)
  • ·天津港危化品生意鏈:最便宜難割舍(2015-08-18)
  • ·雷州土地糾紛的官民博弈(2010-12-02)
  • ·新拆遷條例再求民意(2010-12-23)
  • ·五教授上書:《拆遷條例》大過《物權法》嗎?(2009-12-17)
  • ·法官也成拆遷戶(2009-12-31)
  • 據董家銘介紹,面試主要是問一些基礎知識和參加過的一些項目。之所以沒有筆試,是因為“像林晗研究的領域,全國只有幾個實驗室里的幾個人知道是做什么的,華為沒辦法考。”

    8月6日,國務院印發《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總體方案》,正式確定在上海浦東臨港新片區先行啟動面積為119.5平方公里、對標國際公認的競爭力最強的自貿區。

    近日,多家媒體報道,銀保監會辦公廳決定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等32個城市,對96家房地產信貸規模較大的機構開展房地產業務專項檢查工作。

    進入綜合交通時代,長江流域內陸地區已經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的腹地,比如湖南、江西、云南、貴州、重慶、四川,這些地方的經濟都跟粵港澳更為密切。

    1—6月地方本級收入5.6257萬億元,同比增長僅3.3%。若以3.3%作為平均線,除了尚未公布數據的西藏,其余30個省市自治區中,高于3.3%的僅有16個,14地低于平均線。

    繼對在岸、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雙雙破7作出官方回應后,8月7日,網絡有消息稱,央行將自2019年8月10日起降息0.25個百分點。當晚,央行微信公眾號辟謠,稱此為假消息。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河北二十选五最新开奖 体彩4场进球规则 88彩票网app 彩红时时彩计划软件 近80期的江苏体彩七位数号码 幸运飞艇高手选号秘诀 赛车pk官网 浙江福彩快乐12选5下载 pc加拿大刮刮乐 辽宁11选5一定牛遗漏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