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資委重拳出擊 徹查央企表外資金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2-02-16 01:24:07
  • 本報記者 陳無諍 發自廣州

    備受關注的中石化四川銷售公司(下稱“四川中石化”)“高利貸門”事件,在央企被指利益集團、壟斷利潤的當下,仍在繼續發酵。

    針對爭議不斷的央企表外資金和“小金庫”,監管層終于重拳出擊—日前,國務院國資委下發《關于印發<加強中央企業有關業務管理防治“小金庫”若干規定>》和《關于加強中央企業特殊資金(資產)管理的通知》(下稱“《通知》”),劍指央企“小金庫”及特殊資金等“表外資產”。“央企表外資產的進一步規范化,將有利于完善央企財務結構及法人治理結構。”國資委研究中心競爭力研究部部長許保利表示。

    此外,誰來監管央企的“表外資產”?值得關注的是,在徹查央企表外資金之外,央企紅利上繳有限擴圍亦遭質疑。在外界呼吁和政策推進之下,今年需上繳紅利的中央企業范圍將繼續擴大,上繳紅利總額有望增加。但國家對國有企業未來的發展定位并不明確,這給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的制度設計帶來很大困擾。

    清晰界定小金庫類目

    引起廣泛矚目的央企“小金庫”類目,有了清晰的界定。財政部日前公布的數據稱,三年查處央企“小金庫”315億元,主要分布在基層。

    依照財政部數據,全國三年整治小金庫以來,共發現“小金庫”60722個、涉及金額315.86億元。財政部黨組成員、紀檢組長劉建華日前表示,要通過會計手段,遏制“小金庫”發生。

    財政部2月6日在其網站上發文表示,目前“小金庫”易發多發勢頭得到了明顯遏制。其中,2011年,黨政機關和事業單位發現的“小金庫”數量及金額比2009年分別下降了82.7%、88.3%。

    國資委發布的《通知》包含10條內容,規定明確了績效薪酬分配、工程項目“趕工費”收入、代扣代繳稅收手續費收入、改制上市剝離資產管理、會議費開支、輔助經營實體及其收益管理、廢舊物資處置、現金和備用金管理等8類業務的管理要求和財務處理方式。

    其中,亮點之一就是“趕工費”必須統一納入施工單位工程收入核算。“‘趕工費’可謂是滋生‘小金庫’的源頭之一。”國資委一位研究員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央企及下屬企業中存在大量施工單位,此前“趕工費”核算、使用方式模糊不清,很容易滋生各種“小金庫”。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表示,《通知》的規定應該“疏堵結合”。目前主要以“堵”為主,今后治理小金庫的相關規定要有更多“疏”的內容。關于“趕工費”的核算往往與項目業主、施工單位的績效考核有著密切的關系,要清除“趕工費”的“灰色地帶”,必須有績效考核方面的配套措施。

    國資委一內部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透露,此前在“小金庫”專項治理中對各類代管資金、表外資產等不屬于“小金庫”范圍但存在管理隱患的特殊資金(資產)一并進行了清理。從清理結果看,中央企業普遍存在以上各類特殊資金(資產)。

    為了保護職工合法權益,確保資金安全,《通知》要求要落實特殊資金(資產)管理責任,建立健全內控制度或專項管理辦法,嚴格規定資金支出的審批權限和程序,并嚴格收支管理,加強資金監控。各類特殊資金(資產)不得“坐收坐支”。

    “央企要對特殊資金(資產)的對外投資情況進行一次全面清查。”上述國資委的內部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對未納入企業財務決算合并范圍的表外資產,易造成管理隱患,各央企應當加大清理力度。

    特殊資金極易引糾紛

    在《通知》中,更為實質性的舉措,是特殊資金嚴禁投資高風險業務及對外擔保。

    國家行政學院研究員張春曉表示,此次國資委《通知》新規較大突破在于把央企防范“小金庫”、加強特殊資金管理進一步規范化,使之長效化,把原來針對每個特殊問題的要求提升為一般化的日常管理。同時,可以促使中央企業的薪酬分配更加規范和透明。

    國資委稱,在“小金庫”專項治理工作中,國資委組織央企對各類代管資金、表外資產等不屬于“小金庫”范圍但存在管理隱患的資金(資產)一并進行清理,這類資金主要包括:職工互助基金,企業慈善基金會管理的資金,企業工會管理的資金,職工持股會管理的資金,企業代管的社會保險資金、企業年金、住房公積金等。

    許保利表示,對于特殊資金(資產),企業要么不具有所有權,要么未納入會計報表合并范圍,但要承擔管理責任,一旦出現損失將影響職工利益,并且引起各類糾紛。

    此外,《通知》對投資運作沒有明確規定的特殊資金(資產),企業可在保障資金安全的前提下,適當開展固定收益類投資活動,以保值增值,但要嚴格控制投資規模,防范投資風險。嚴禁將特殊資金(資產)用于投資風險不可認知的業務或高風險業務。

    國資委有關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通知》要求中央企業要對特殊資金的對外投資情況進行一次全面清查,定期對企業特殊資金開展內部審計或專項檢查。特殊資金發生大額損失的,應當及時向國資委報告。并明確指出嚴禁將特殊資金用于投資風險不可認知的業務或高風險業務;嚴禁將特殊資金用于對外拆借、擔保或抵押、質押。

    據消息人士透露,除了住房公積金外,目前中石油、中糧集團、中鋼集團等多數央企都設立了企業年金,用于員工養老。此前國資委也專門給出關于央企試行企業年金制度的指導意見,但未就其使用情況作具體規定。

    公布表外資產應落地

    早在兩年前,就有業內人士表示,如果沒有外匯儲備與注資,央企的期貨虧損可能將把中國經濟拖入深淵。

    不少經濟評論家反復呼吁:在境外從事期貨等金融資本交易的央企,必須及時公布表外資產,同時簡化套期保值目的,以鎖定利潤與風險為宗旨,禁止從事花里胡哨的結構性產品交易。

    這幾年,央企套期保值虧損消費的傳聞屢屢浮出水面:一是東方航空按照實際用油量的36%進行航油套期保值,截止到2008年11月14日已錄得航油套保浮虧達到6.9億美元;二是中國國航2008年11月22日發布公告稱,截止到10月31日,套期保值公允損失約31億元人民幣。

    加上以往國儲的期銅損失,中航油37.51億元人民幣的期貨損失,江西銅業的套保損失,五礦有色金屬期貨虧損,包括令人震驚的株冶鋅虧損事件,中國中鐵與中鐵建的“澳元門”損失,以及2004年與2005年,中盛糧油、江西銅業、特變電工、豫光金鉛等上市公司相繼公布了套期保值高額虧損事件,我國在國際金融市場上損失慘重。

    為此這幾年間,業內人士不斷建議,央企必須及時公布表外資產,監管部門對于涉及納稅人錢財的央企從事期貨交易,理應嚴格控制在套期保值的范圍之內,而放寬民間企業的期貨交易范圍,這樣才能培養出國際化的、機動性的“金融部隊”,而不是大規模、暴露于聚光燈下的“集團軍”。

    就在不久前,上海律師嚴義明在博客上發表題為《要求國資委公開117家央企三表、高管收入及茅臺酒消費的申請》,引起網友議論。嚴義明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國資委作為國企的主管部門,是一種“股東”身份,要對下屬國企的資金使用情況行使監督權力,并加強國有資產的管理工作。

    今年1月20日,國資委公布了央企2011年的經營情況,包括營業總收入、上繳稅費及凈利潤等。但嚴義明認為,國資委并未公開各家央企的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現金流量表等詳細信息,公眾無法從公開渠道了解各企業經營情況。

    嚴義明的質疑并非孤案,業內人士擔心的是,事實證明,由央企內部審計部門實施“表外資產”審計和實行專項檢查,必定會流于形式,不可能收到監管之效,也不可能取信于民。內部監督形同虛設早已成為無須論證的常識。

    警惕央企鉆政策空子

    日前,四川中石化陷入放高利貸丑聞,正是央企資金流向監管不利的典型樣本。

    據估算,四川中石化近年來用各種手法向房企滾動發放的借款,不少于20億元。為此業內人士擔心,由于對輿論和民眾關心的央企資金流向,國家明文規定不多也不夠具體,這給了很多“不聽話”的央企打政策“擦邊球”的機會。

    四川大學一位研究房地產的學者表示,若真像四川中石化所說的“投資房地產”范疇,這對壟斷央企業而言,更是明令禁止的。早在2010年3月,國家發改委就發文禁止央企“插足”房地產,并出臺了“清退令”。

    “在中石化與民營房企業之間,有著一條清晰的資金流動路線圖,供給方是四川中石化,需求方是民營房企。”四川中石化一內部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無論是“高息放貸”,還是“另類投資”,這種央企向民企的單向資金流動,都表明了民營企業受融資制約,不得不向央企借錢,也意味著央企資金雄厚。

    在當前國內外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央企、地方國企和國有金融企業利潤都呈現出大幅增長。財政部數據顯示,2011年國有企業累計實現利潤總額2.26億元,同比增長12.8%,其中化工等行業利潤增幅最大。而多家商業銀行披露的2011年業績快報顯示,多數銀行的盈利增速近50%。

    銀行暴利的原因主要有兩個:壟斷與利差。2011年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是3.5%,而1-3年的貸款利率為6.65%,息差超過3%。有銀行的賺錢效應示范在先,“不差錢”的國企難免要效仿一番。據一位開發商估算,四川中石化近年來用各種手法向達州房地產企業滾動發放的借款,不少于20億元。

    知情人士稱,中石化放貸不僅月息高達3分,部分借款還算復利。而現實中,類似四川中石化這樣的放貸行為也非常普遍,甚至還會以“合作開發”、“信托理財”等名義隱蔽地加以運作,利用大杠桿來充實自己的小金庫。

    日前,國資委重拳出擊,要求對央企代管的年金、公積金以及工會管理的資金等特殊資金(資產)進行全面清查。一年前,國資委主任王勇稱未來5年國資監管上新水平。但人們擔心的是,如何規范中央企業的投資領域,究竟是“法無規定不可為”,還是“法無禁止即自由”?

相關文章: 更多關于國資委 央企 小金庫 的報道

  • ·捐贈豈能太大方 國資委為央企設限(2009-12-24)
  • ·國資委掌門易主(2010-09-02)
  • ·國資委重拳出擊 徹查央企表外資金(2012-02-16)
  • ·金融國資委猜想(2012-03-29)
  • ·國資改革風暴(2014-07-24)
  • ·2015國資改革或換思路(2014-12-31)
  • ·袁緒程:國資真改革,先動國資委(2015-02-03)
  • ·國資委“變臉”在即(2015-03-03)
  • ·愛我別走 央企試點分紅迫切留人(2010-12-23)
  • ·周放生:央企要調動科技人員積極性(2010-12-23)
  • 這里是黑龍江省雞西市,一座與俄羅斯接壤的東北小城。濃煙發出的位置正是這座城市的火電廠所在地,這里距離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馬云背后的“女神”終于走上前臺,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馬云真正的王牌——她執掌阿里巴巴龐大的金融帝國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

    在經歷了火熱的招商擴張之后,韓束自稱已擁有10萬人的微商代理團隊。

    歲末年初,中國社會保障體系改革引入新話題: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表示,“降低社會保險費,研究精簡歸并‘五險一金’”,將成為2016年降低企業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戶籍管理制度越來越嚴苛,但這扇門似乎并未嚴絲合縫。據記者了解,假結婚成了另一個進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會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員的薪資待遇,減少對項目經費的依賴度,鼓勵科學家在鮮有關注的重大科學問題上開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歷經800余天籌備,由中國倡議、57國共同籌建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成立。

    懸梁自盡,投資者用最極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錢。大業擔保,這家曾獲舞鋼市政府領導站臺的投資公司,一度在當地融得1.5億元巨資,卻終究未能逃脫此前已屢屢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間集

    2015年12月20日,在“萬寶之爭”硝煙尚未散去的時候,作為萬科董事會主席,王石承認自己在萬科的股權治理缺陷方面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希望獲得所有股東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難發現深圳北郊筆架山的銀湖景區內,坐落著一家全國知名的社會智庫。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棋牌娱乐送28 时时彩倍投计算器 快乐12开 pk10看走势图教程 江苏五分快三计划 盈宝彩票正规吗 腾讯欢乐麻将手机版 篮球即时比分 快三倍投怎么合理 MG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