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歐大使論壇:樂見中國成功是歐洲的利益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09-08-02 17:23:38
  • 西藏問題事關中國的核心利益,中國政府在這一問題上的立場毫不退讓,過去一年來的中法關系因此冷卻下來。但是歐洲的立場表明,其毫不懷疑中國對西藏擁有主權,他們關心的是所謂人權,按此描述,這竟然成了歐洲外交的核心理念。攻守之間,中歐的“擦撞”,會否影響中歐攜手推動國際金融改革?這已經成為倫敦G20峰會召開前夕最大的懸念。

    上周,在中國社科院歐洲所主辦的年度中歐大使論壇上,駐華歐洲使團的三駕馬車,今年歐盟輪值國捷克駐華大使格雷普爾、下半年輪值國瑞典駐華大使林川和歐盟駐華代表團團長安博,與其他歐洲國家大使一道,就中歐關系和金融危機等問題和北京的外交官和歐洲專家們展開了坦誠和建設性的對話,雙方的底牌若隱若現。

    歐洲希望發展全面的歐中關系

    從普羅迪助手轉任歐盟駐華最高職務的代表,法國籍的歐盟駐華大使安博在過去四年里堪稱北京外交圈里最活躍的外交官,為加強中歐關系做出了巨大貢獻。他毫不掩飾自己對中國的熱愛,也像老朋友般對中歐關系認識上的分歧直言不諱。他堅持,如果中法關系沒有好轉,中歐關系將是不完整的。

    要把中歐法學院辦成世界第一

    安博大使說:“2005年我剛來北京的時候,大家都想對中歐的伙伴關系下個合適定義,伙伴嘛,就像婚姻的某種形式,需要滿足雙方的基本需要。那時我說中國的注意力在經濟發展,需要擴大出口,依賴歐洲的開放市場政策。過了幾年,歐盟果然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伙伴,雙邊貿易額超過4000億歐元,每年增長率將近20%。第二個需要是投資,歐洲對華投資的增長就像阿麗亞娜火箭發射一樣迅猛,很多歐洲大牌公司紛紛在華投資、擴大市場,為中國的就業、增長作出了貢獻。

    “第三極”是技術和研發,比如伽利略衛星導航項目,還有很多學術研究合作項目,雙方的科研合作項目金額超過10億歐元。此外,相比五年前,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到歐洲留學,總數約十六七萬,歐中之間高校的學術交流和學生交換也越來越活躍。坐落在上海的由中、歐合辦的中歐商學院去年被《金融時報》評為世界最好商學院之一,排名第八,我看還可以繼續提高。去年亞歐峰會上,我見到李克強,談及中歐合作的又一個新成果—中歐法學院,我相信也一定能夠排名世界第一。”

    歐元是歐洲穩定的基礎

    金融危機則為中歐關系提供了一個新的契機。安博大使相信中歐合作是共同應對金融危機的關鍵。值金融危機來臨之際,歐中之間的伙伴關系將如何發展實在是個很急迫的問題。中國在成功執行了三十年的改革開放政策后,中國人民今天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安博大使把歐洲的穩健歸于歐元區的建立,也為歐中合作提供了一個新的基礎。他說:“歐洲在過去幾年也經歷了轉型,比如歐元問世十年來,歐元區擴大到16個國家,還有很多歐盟國家在評估是否加入。歐元已經成為一種國際流通貨幣,是歐洲的一個重要成就。我們并不想挑戰美元或者其他貨幣,但是歐元能夠有效標準化歐洲的內部經濟,金融危機之所以沒有在歐元區蔓延,歐元對歐洲的經濟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也能為歐洲以外的穩定貢獻更多。”

    “記得4年前,我跟中國同事比較美、歐經濟,在四年后得到驗證。當時我說,美國經濟增長首先要拜移民政策所賜,每年增加一個百分點的移民,就相當于美、歐之間的人口增長率的差距。其二,美國的經濟靠債務推動,金融監管比歐洲松懈不少。歐盟委員會執行了嚴格的金融監管政策,結果,今天我們的經濟形勢和社會形勢都要好很多。”

    “歐洲是一個團結的整體,發展全面的伙伴關系,就要和歐洲的所有成員發展合作關系。”

    安博強調歐洲的軟實力:“我們并不愿意多談這個詞,軟實力畢竟很難衡量。歐盟成員國的三分之一原來并非民主國家,比如捷克,今天卻成為世界最大的民主陣營的輪值主席國。我們是和平地向東歐釋放民主訊息,而不是武力相向,這是一個非凡的成就。去年,俄、格戰爭爆發后,不是布什,是薩科齊、歐盟輪值主席在那兒調停。

    他說,“歐洲已經不間斷地為世界和平作出了貢獻。沒有歐洲的支援,巴勒斯坦自治區一天也生存不下來。又如,美國已經愿意改變政策,加入年底的哥本哈根會議,討論減排問題,如果沒有歐洲,這一變化是難以想象的。這些都是歐洲的軟實力所在,也是中國能夠做的,和平地在各方之間斡旋、整合,應對金融危機也一樣。如果沒有布朗、默克爾、薩科齊、巴羅佐的合作,就不會有共同創議對付金融危機,歐洲的能力就會瓦解。歐洲是一個團結的整體,發展全面的伙伴關系,就要和歐洲的所有成員發展合作關系。”

    至于歐洲的對華政策,安博說,他在五年前說過,跟中國接觸才能贏得中國。歐洲有一個基本利益,就是希望中國成功、保持穩定和繁榮,“我很樂見中國的成功”。

    中、歐核心利益的擦撞

    面對歐洲駐華使團三駕馬車少有的堅定立場,面對臺下對中國對歐、美在臺灣和軍售問題的“雙重標準”,中國官員們一方面堅持“核心利益”不可侵犯,另一方面也承認中歐關系的戰略意義和重要性。在“硬的更硬、軟的更軟”兩手之間如何回旋、變通考驗著中國外交的智慧和技巧。

    中國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前中國駐德大使梅兆榮聲明,中歐關系的障礙是法國。他說,溫家寶訪歐結束后,中國即將派出政府采購團赴歐洲,不久之后,中歐也將恢復第十一次領導人會晤。但是個別歐洲大國領導人高調挑戰中國的核心利益,至今還沒有爽爽快快地邁出切實步子,就有關問題澄清立場并作出必要承諾,應該算是中歐關系的暗點。

    “國際社會關系應當是平等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在法國沒有作出必要澄清的情況下溫總理就訪問法國,這樣的邏輯是不成立的。坦率地講,如果這個時候溫總理到法國,中國人民也會懷疑這樣做是否恰當,中國領導人也必須傾聽人民的聲音。溫總理在歐洲講中國的民主是在發展的就是這個意思。”

    要從戰略高度認識中歐關系

    梅大使再次強調,當前情況下,尤其需要注意以下幾點:一是要站在全球和戰略高度,認識中歐關系。中國的強大是對世界和平的貢獻,對歐洲可能存在某些方面的競爭但絕對不是威脅。第二點,要認真對待和切實尊重對方的核心利益。這個核心利益主要指國家主權、領土完整和民族統一。如果這個政治基礎受到傷害的話,雙方關系將受到挫折。在中歐關系史上,因為售臺武器或者西藏問題所引起的風波,是前車之鑒,歐洲朋友應當理解這一點。第三,應當摒棄以意識形態劃線和價值觀取向決定國家關系的冷戰思維。

    梅大使承認:“中國和歐洲的差異很大。我個人在歐洲生活了25年多,深刻感受到中、歐的歷史背景、文化傳統、發展水平等的差異。歐洲人有自己的價值觀,我們尊重這一點。但是我們反對強加價值觀。當務之急是同舟共濟、共同應對金融危機,反對任何形式的貿易保護主義。更重要的,雙方關系的基本面還是好的。因為中歐之間不存在地緣政治的沖突,也不存在歷史遺留爭端。在國際重大問題上,中歐存在大量的共同利益,有著相同或相近的觀點。”

    人權外交也是歐洲的核心利益

    新上任的德國大使施明賢沒有咄咄逼人地直接質疑所謂中國的雙重標準,他接著捷克大使列舉捷克與德國戰后關系的變化,闡述了歐洲的核心價值。這樣面對面的硬核交鋒在過去幾年的外交場合并不多見。

    施明賢大使說,中國是最成功、最重要的發展中國家,從長期在全球舞臺的缺席發展到今天成為全球范圍內一個強有力和決定性的力量。我們也非常自豪于歐洲自己建立的非常成功的政治制度,已經保持了幾十年而且能夠更長的和平,歐洲今天也是最大的一個發達國家集團。中歐之間有許多共同利益和共同責任應對今天的全球挑戰,包括共同應對全球金融危機。

    德國大使為歐盟立場作了辯護,他說:“也許唯一能夠而且經常拉開歐、中距離的問題也是中國所強調的核心利益,就是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問題。這一點,就我所知,歐盟內部不僅支持、理解,而且絕無懷疑。盡管如此,一直存在一個雙邊關系的障礙,就是西藏問題,雙方有著不同的立場。我理解中國人在提到達賴喇嘛時的不好感覺,我也理解他為什么被稱作分裂分子。”

    “另一方面,歐洲已經實現了歷史上最廣泛和充分的人權保護,我們不希望再出現在歐洲外部這種的侵犯,需要在對外關系中創建一個尊重人權的基本標準,包括政治權利和勞動權利等,來實現世界的和諧、人類的和諧,這是我們的立場。你們可能會因此覺得歐洲政治家們咄咄逼人,他們不能已經從中國得到了利益之后還要求這樣那樣。但是我要說的是,不同的立場不應該導致相互的孤立,不能因為不同意某個人的意見就把他趕走或者不跟他談話。一個正確的方法是對話,通過對話讓各方馬上了解誤解和差異,一起討論差異總比要求先道歉避而不談要好得多,最后我們總能找到一個解決辦法不至于傷害中國的核心利益、也不至于傷害歐洲的價值觀。”

     

    歐洲的底氣壯了!

    辯論結束后,王鶴分析,歐洲外交官們立場轉趨強硬,跟歐盟在此次金融危機中的穩健表現有關,歐洲已經著手展開既定的中長期戰略,金融危機的發生更堅定了而不是削弱了這一戰略。

    他說,歐洲2008年經濟增長率下降是基于兩個因素:一個是歐洲自身經濟周期處于下降期,第二個才是受美國次貸危機影響。從去年10月后,歐盟出臺的復蘇框架要求將刺激經濟復蘇的短期措施要和里斯本條約結合起來,也就是偏重教育、科研創新等中長期目標,和向失業者提供更大支持、落實“靈活保障”計劃。這說明歐洲受的沖擊還比較小,遠不到不救就崩潰的地步。這是因為以德國為代表的歐洲銀行監管體系一直非常審慎。同一天出版的歐洲年度藍皮書也提到,如慕尼黑經濟研究所Sinn教授所說,德國經濟增長已經脫離了就業率依賴增長率的模式。

    歐洲在推銷社會市場經濟模式

    中國歐洲學會副會長沈雁南補充說,歐洲在倫敦G20峰會上有意推廣歐洲的銀行監管模式。他說,這正是歐洲的軟實力。德國總理默克爾甚至提議在世界范圍內建立統一的銀行審計準則。這一激進立場大大超出了中國央行的預期。

    王鶴解釋說,回想20世紀90年代初,幾個對沖基金就把英國和意大利沖垮了。這次,歐洲的穩定很大程度上依賴于歐元區的建立。金融危機中,歐洲正在試圖把他們的社會市場經濟模式向外推廣,他們正在考慮中長期的事情。他們也在提倫敦G20峰會上重新建立國際金融規則。歐洲人在過去二十年沒干別的,就是在制定各種規則,也就是監管,比如金融的審慎監管。現在他們已經有實力了,歐元早把日元拋到后面了,形勢與30年代或者70年代有了很大區別。所以,盡管未來相當長時期內美元仍然主導,但是這次金融危機會是一個轉折點。

    他說:“這次危機中,凡是追隨美國經濟模式的,如愛爾蘭、英國和東歐,大都損失慘痛。相反,北歐以及德國的社會市場經濟卻表現穩健。歐洲模式是穩定的、可持續發展的,是社會市場經濟模式,里斯本條約明確地把社會市場經濟當作歐洲模式的核心。大家有沒有覺得今天的論壇上歐洲人的底氣壯了?”

相關文章: 更多關于中歐 歐洲 中國 的報道

  • ·中歐大使論壇:樂見中國成功是歐洲的利益(2009-08-02)
  • ·專訪李曉擎:鋁合金輪轂反傾銷 中歐雙輸(2009-08-19)
  • ·千億援歐下的中國外貿危機(2012-02-16)
  • ·中歐斗法航空碳稅(2012-02-16)
  • ·葡萄酒:中歐貿易戰新戰場(2013-06-13)
  • ·中歐班列:賠錢求解“絲路”貿易(2015-01-27)
  • ·網球的中國式單飛(2010-11-18)
  • ·中國城市消防之困(2010-11-18)
  • ·中國反貪白皮書面世 反腐績效如何衡量(2011-01-06)
  • 這里是黑龍江省雞西市,一座與俄羅斯接壤的東北小城。濃煙發出的位置正是這座城市的火電廠所在地,這里距離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馬云背后的“女神”終于走上前臺,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馬云真正的王牌——她執掌阿里巴巴龐大的金融帝國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

    在經歷了火熱的招商擴張之后,韓束自稱已擁有10萬人的微商代理團隊。

    歲末年初,中國社會保障體系改革引入新話題: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表示,“降低社會保險費,研究精簡歸并‘五險一金’”,將成為2016年降低企業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戶籍管理制度越來越嚴苛,但這扇門似乎并未嚴絲合縫。據記者了解,假結婚成了另一個進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會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員的薪資待遇,減少對項目經費的依賴度,鼓勵科學家在鮮有關注的重大科學問題上開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歷經800余天籌備,由中國倡議、57國共同籌建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成立。

    懸梁自盡,投資者用最極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錢。大業擔保,這家曾獲舞鋼市政府領導站臺的投資公司,一度在當地融得1.5億元巨資,卻終究未能逃脫此前已屢屢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間集

    2015年12月20日,在“萬寶之爭”硝煙尚未散去的時候,作為萬科董事會主席,王石承認自己在萬科的股權治理缺陷方面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希望獲得所有股東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難發現深圳北郊筆架山的銀湖景區內,坐落著一家全國知名的社會智庫。

     
    一尾中特公式规律算法 重庆时时彩票号码分析 甘肃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 哪个刮刮乐最好中奖 四川时时网站 江苏时时规则 河南泳坛夺金120期查询 20选五3个 澳洲幸运10走势 新疆时时走势图 三星时时缩水软件